×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39)

良久,吴迅祥道:“今日个我去给帐房胡先生要钱,那胡先生说二公子你最近咋老要钱,我说有事,胡先生问什么事,见我没吱声又问,要多少?我说三百块。胡先生唬了一跳,二公子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我说有事,胡先生说能告诉我吗,我说暂时还不能,胡先生说钱太多了我作不了主。宵小不然的还可以。我一听急了,就说胡先生这里的钱可都是我们姓吴的不是你姓胡的,你道那胡先生咋说的,正因为这里的钱都是你们姓吴的不是我姓胡的,所以我作不了主也就不能给你,要是我家的钱那就好说了,又说二公子你要真有事的话就给老爷禀告一声去,老爷叫我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分文不少。你们家的钱你们家的人花,合情合理,花多花少与我没多少干系,我犯不着和谁过不去。可话又说回来,最近我没少给你钱啊。我见胡先生不但不给钱,还罗嗦这么多就烦了,嘭的一声关上门就走了。过了没多大会老爷子命人叫我,问我要三百块钱干什么,当时那胡先生就坐在我老爷子一旁,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微笑,我心里想,你这胡先生也太不够意思了,不给钱散伙就是,为何还要告我的黑状呢,当时我恨不能生吞了他,可那当儿我大气不敢出。老爷子见我半天没回答他,又问,我当然不能明说了,要是说了老爷子怕是要把我给生吞了。我就说我赌博欠了人家钱,老爷子被气得手发抖脸发红,半天没吱声,后来说在咱吴家我最器重的就是你,可你又嫖又赌,你让我咋说你,人活在世上,最怕的就是沾染上这嫖赌二字,一但沾染上了,再好的家业也能败坏光。老爷子说到这,命胡先生拿来三百块钱,然后撒到我面前就愤然去书房了。”

“这胡先生也够多事的。”

“还有更可气的地方呢。我家老爷子去书房了,可那胡先生却仍在那坐着不走,两只眼睛洞张着死死地盯着我,让我落不下脸来去拾那满地的钱……”

“凑个茬口你得好好地整整他。”

“他和我老爷子岁数差不多大,骨瘦如柴的一个老光棍你整治他的什么。不过我还是整治了他。我说胡先生,我在这个家里是什么人,胡先生说你是这个家里的二公子啊,我又问,那你是我们家的什么人,胡先生说我是你们家的帐房先生啊!我说帐房先生和干其它事的仆人有什么区别,比如扫院子的。胡先生有些坐不住了,二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问胡先生咱俩是什么关系,胡先生就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且汗珠子都下来了,我说要我说咱俩是主仆关系,你说是么胡先生,胡先生连连点头,说是是是……”

莲花笑道:“活该!”

吴迅祥接道:“我说胡先生既然你还清楚我们的关系,那我让你把这地上的钱帮我拾起来如何,胡先生连连说可以可以,就虾着腰把撒在地上的钱一张又一张地拾了起来……”

“过后他又告你的状了没有?”

“我接过钱就奔过来了,哪还顾得管他呢。”

莲花泪珠挂满了香腮,道:“你这都是为了我……”

“你只说对了一半,还为了我自己呢。”

蓦地,莲花用双臂紧紧地圈住吴迅祥的脖子,急切地就把舌头进入到了吴迅祥的嘴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