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43)

第二天早晨,当一缕阳光从窗棂照进房屋后,小芳的心里就又有了一丝希望。虽然那位房东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可未必就是事情的全部真象,当吴迅祥的老爷子知道她和吴迅祥的关系后,持反对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可吴迅祥呢,难道会因她家老爷子的反对,就忍心把他俩的关系一刀两断?在把她赎出来之前,吴迅祥是清楚他家老爷子会反对的啊,可他还是费了些周折把她赎了出来,这说明吴迅祥是作了些心理准备的,也是对她痴情的。再说了,这段时间以来,吴迅祥依旧是爱恋着她的啊!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喜欢穿她做的衣服,喜欢听她东扯西拉,喜欢和她上床的啊!前思后想,她感到吴迅祥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不负责任的男人,如此想来,她感到自己不能光听房东的一面之辞,她要找到吴迅祥,弄清个真实情况,万一吴迅祥依旧爱恋着她呢。抱着这一线微茫的希望,小芳旋即起了床,稍微梳洗一下,就又去了寨主街。她坚信吴迅祥还会去寨主街的,还会去那小院的。

这一天吴迅祥没去,让小芳在那小院子门口白等了一天。

次日,小芳一大早又去了。豆角秧花开了,蓝莹莹的,煞是好看,有双蝴蝶在豆角架里飞舞。而小芳只能从门缝里观看。突然天降暴雨,小芳一时无处避雨,被淋成了落汤鸡。当天晚上,小芳整整发了一夜热。第二天早晨,她感到头脑发晕,眼冒金花,浑身乏力,再想去寨主街却起不来了。这两日她几乎没吃下饭,没睡好觉,又陷入沉重的痛苦之中,再加上这一病,小芳的身子几乎是被摧垮了。

到了半晌午时分,见店小二进来收拾房间,小芳就掏出了两块银元,“小兄弟,你帮我找个人好吗?”

店小二见钱眼开,连忙问:“你要找哪一个?”

“吴公馆的二公子吴迅祥。你到了他家,如果见到他的话,就说我正在这等他。如果你见不到他的话,就打听一下他现在在哪儿,如果有人问谁找他的话,你就别说是我了。”

店小二接过银元应声而去,稍一会就回来了。他说他没见到吴迅祥,但打听准了,说是吴公子因爱恋一个烟花女子,被他家老爷子一怒之下于今日早上赶出了家门。

小芳一听心里欢喜无比,强忍着下了床,提起箱子就向寨主街奔去。

吴迅祥正在小院子门口踱步,见小芳提着箱子跌跌撞撞地向这边奔来,就迎了上去:“你到哪里去了,让我在这等多半天了?”

小芳任什么不说,到了吴迅祥面前,箱子一放,扑到吴迅祥的怀里就失声痛哭了起来。小芳哭了一会后,才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吴迅祥。而吴迅祥却说房东是位孤老太婆啊,小芳就把那老头的模样说给了吴迅祥,吴迅祥一听就知道是胡先生了。

当吴老爷子知道吴迅祥和小芳的关系及他们在寨主街的住处后,就大骂吴迅祥嘲风弄月,迷花恋柳,干出了这等伤风败俗辱没门风的勾当,就让吴迅祥和小芳一刀两断再不要来往,见吴迅祥不答应,就把吴迅祥锁在了一间小屋里。后又让人把小芳撵出了小院,意在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断了小芳的念想。没想到吴迅祥被锁了三天,三天却滴水不进,气得吴老爷子差点没昏死过去。又骂了吴迅祥一些朽木不可雕矣之类的话,就把吴迅祥赶出了家门。

小芳听罢,倒也是个不坏的消息,心中暗喜,却抹着泪道:“让你受苦了。”

吴迅祥就有两行清泪滑落,却神神道道地道:“这世道真该变了!”

不一会,吴迅祥砸了门上的锁,两人又在那小院里居住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