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44)

郑守义和玉芝在那窝棚里住下来后,郑守义依旧是扒藕,扒了藕或去微山湖东岸的夏镇卖或去胡寨卖,再用卖藕的钱买衣服及其它生活用品。快到做饭的时候,郑守义常去捕鱼,猫着腰顺堰沟摸,草棵子跟前,脚窝子里草鱼梳子那么大。不一会三五斤鱼到手不成问题。玉芝虽不如在娘家时吃得好用的方便,但微山湖里的鱼虾、野鸭子、鸟蛋等居然把玉芝滋润得胖了些许。虽然被日头晒、野风吹,白皙的面颊染上了浅浅的嫣红色,但更加妩媚、结实、精神了,一副农家少妇的模样。

玉芝在那窝棚里住下来后不几天,见老闲着没什么事干,就想教郑守义识字了。郑守义起先不想学,嫌麻烦,可耐不住玉芝的枕边风,也想讨玉芝欢心就答应了。玉芝拿着树枝,在地上写下了大、小、人、口、手、上、中、下、左、右、前、后、牛、羊、马……等,先教郑守义如何念,后教郑守义如何写,由浅入深,后又教了郑守义、陈玉芝、大刘庄、微山湖等字的认识,郑守义学得不亦乐乎。

小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了起来。

刘阶民是这里的常客。有事时到这里来,没事时也来。或来和郑守义打拳,或来看看漂亮的陈玉芝。自从他见到陈玉芝第一面之后,就偷偷地喜欢上了陈玉芝,虽然他知道陈玉芝不是他应该喜欢的人,可他控制不住他的腿,老想往这儿跑。郑守义和他本来就是铁哥们,自然不会多想,陈玉芝以为郑守义和他本来就经常在一块的,也没多想。就是连刘阶民也没想到,这就埋了下了祸根。

几个月过后,玉芝的肚子隆了起来。郑守义听说那吴公馆的二公子再没到村里来过,就请了几个师兄弟修缮被烧的房屋。麦秸屋顶,前沿压着几溜瓦,这里人称半吊子屋,屋里屋外新粉的墙皮,土打墙的院子,木条子的大门上搭着麦秸厦子。之后,郑守义便带着玉芝回了村。

白天,郑守义下地干活,有空就跟玉芝学识字,有时也去微山湖里扒藕。晚上,就陪着玉芝做小衣服什么的。在一个晴朗的中午,玉芝分娩,一个胖小子呱呱坠地,给这个不大的农家小院陡地增添了不少生机。

虽然这时候郑守义已学千余字了,也能读一些小文章了,可他还是给儿子起名叫狗子,玉芝嫌难听,郑守义就说图得是个贱名好养。玉芝见村里好多人家的小孩名字都起得很贱,什么骡驹啦,尿罐啦,狗娃啦等,也就没再反对,于是,狗子就叫定了。

在狗子生下来不久的一天,陈记饭庄的陈老板和夫人带一些鸡啦糖啦鸡蛋啦坐着一辆马车来到了大刘庄。

玉芝和陈夫人相见,娘俩抱头大哭,陈老板在一旁也是泪流满面。

那会郑守义下地干活去了。回家后,叫陈老板为叔,叫陈夫人为婶子。好久不见了,陈老板和陈夫人已憔悴了许多。

郑守义带玉芝走后,陈老板大病了一场,三二个月没有下床,饭庄也不开了,人去楼空。那天晚上,当他知道玉芝不见的消息后,以为是和吴迅祥到哪里玩疯了,也没往心里放,可到了半夜不见回来后就急了,就派人去了吴公馆,吴迅祥过来说我一晚上都在家,根本就没和玉芝在一起。于是,吴家和陈家就派人四处寻找,找遍了玉芝所有的好朋友家,找遍了城里所有的角落,也没找到玉芝。大家就断定玉芝出事了。他和陈夫人大哭小叫,吴迅祥眼泪都急出来了。到了第二天,当他看到由刘阶民转来的玉芝的信件后才把心放下,并拿出五十块大洋让刘阶民捎走了。这时候,陈夫人才把吴迅祥嫖娼的事说出来,他这才搞清楚玉芝跟郑守义私奔的原因。虽然玉芝跟人私奔让他好没有面子,可也原谅和理解了女儿的做法。不一会,他就去了吴公馆,把什么都跟吴老爷子说清楚了。吴老爷子通情达理,还叫胡先生拿来了二十块大洋,说是给玉芝的。他不要,可吴老爷子非给不可,他只好收下了。老弟兄俩握着手,只有一起流泪的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