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45)

他也曾派人到大刘庄打听过几次,但大刘庄的人不知势态如何,都摇头说不知道。直到玉芝生下孩子后才打听准,第二天一早,买了些东西就赶过来了。

吃过午饭,陈老板对郑守义道:“我刚有个想法,你们三口在这不如随我去县城,咱再把陈记饭庄开起来。一来你婶子可以帮你们照看狗子,二来我也有点事做,三是我带你几年,学学经营,那陈记饭庄早晚还不是你们的。”

郑守义想了想却道:“叔,我现在还不想进城,等过两年狗子大些再说吧。”

陈老板和陈郝氏走后,玉芝抱着狗子问郑守义:“我爹要你跟他去开陈记饭庄,你怎么没同意啊?我知道你那是托词。”

郑守义笑道:“还不是怕那吴公子找麻烦。你说我们三口在这过着哪孬!”

玉芝笑道:“原来你把心事放在这了。还真不敢小瞧你呢。”

狗子五岁那年,郑守义惨淡经营已由十亩地发展到五十亩地。并打倒了旧房盖起了浑青的四合院。牲口屋里有两个槽,一槽是头大黄牤牛,另一槽是一匹大黑骡子和一匹红鬃马,都膘肥皮毛缎子般贼亮。

正当郑守义红红火火地过日子,想再展宏图的时候,郑家发生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那是个秋收后的一个黄昏,郑守义和玉芝在院子里铡草。

玉芝一边续草一边讲解了“围魏救赵”的典故。玉芝给郑守义讲过多少典故了,就是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或在劳作的时候或在被窝里。郑守义每次都听的不亦乐乎,偶尔也会“发表”点自己的见解。这几年,玉芝让郑守义读了不少书,《三国演义》、《水浒》、《儒林外史》、《说岳全传》等。碰到郑守义弄不明白的地方,玉芝就耐心的讲解,不遗余力。有时候,玉芝也会研磨好砚台,铺好黄表纸,拿出字帖来让郑守义练字。什么柳公权的《玄秘塔碑》、《神策碑》;颜真卿的《颜勤礼碑》;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等,郑守义都接触过。

郑守义在练字的时候,狗子也在一旁写字,一个老师俩学生。偶尔,玉芝也会在一旁做些针线活。一复一日。

后来郑守义拉起了抗日队伍,玉芝见很少有机会教郑守义识文解字了,就把郑守义拜托给了刘阶民。郑守义在国民党胡子良团加入中国共产党时,自己写入党自愿书已是小菜一碟了,且小字写得遒劲有力,让大学毕业的王沛然都刮目相看。在微山岛,郑守义之所以能当上五县游击大队长,与喝的这点墨水有很大关系。到郑守义当湖西地委独立团团长时,已经能带着手下人学习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了。

狗子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后又去邻居家玩了。等郑守义和玉芝铡完草,再去找狗子时,狗子已不见了。找遍村里所有的角落,村外所有的河沟均不见狗子的踪影。

这时,郑守义便有了一个不祥的念头,狗子被人绑票了。因为这几年周围一些富户的子女时有被人绑票的。

狗子果真被人绑票了。

是微山湖里徐家堌墩的土匪干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