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49)

孙黄氏走到大门口,疑惑道:“你是……”

小芳放下石头,抹着泪道:“大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

“噢!,你看我这眼神,大妹子快家里来。”

到了屋里,小芳拿出了给石头做的衣服。石头穿上后,自是欢喜,就姨姨长姨姨短地叫唤个不停,令小芳应答不迭,心里热乎乎的。

稍一会儿,孙黄氏道:“大妹子,这几年咋没见你过来?”

小芳略一沉吟:“随当家的出远门了。”

“噢!我说咋没来的呢,你现在又有娃娃了吗?”

“还没呢。大姐,我姐那边咋样了?”

孙黄氏一脸错愕,“你还不知道?”

小芳立即问:“咋了?”

孙黄氏长长地吁了口气:“你姐死了快两年了,真是作孽哟。”

小芳听到大妮死了,顿时,面如土色,呆若木鸡,泪如泉涌。好大一会才自言自语道:“我姐一定死在白清太手里。”

孙黄氏用衣襟擦了一下眼泪:“就是。白清太真不是个东西,不是嫖就是赌。他爹被他气得吐血死了。地被他输光了,最后房子也被他顶了帐。没法子,你姐只好在村东头的一片荒地里搭了个庵子住下。好好的一个家被他毁了。这仍然没改了他狗吃屎的毛病,还是照赌不误。赌输再没东西顶帐了,就叫人家去睡你姐,你姐用身子还了人家的债后,就一根绳子吊死在了庵子里。你姐死前的头一个月里我在哪见过一面,人瘦得就剩一张皮包骨了,蜡黄的个脸,没一点儿血色,像鬼一样,我差点没认出她来。你姐出嫁前可是咱这片出了名的俊闺女啊!真是可惜死了。村里人见你姐死得可怜,就凑钱买了口薄皮棺材把你姐埋了。”

小芳用手抹了把眼泪,怒形于色:“畜生!”

“你姐死后,他被人暗地里打了个半死。他可能觉得再没脸在村里呆了,就不见了,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小芳从孙围子回到家中已是夕阳西沉。吴迅祥正端着个盆往院子里洒水。豆角秧上已洒过水,透明、翠绿。有些水珠顺着拃把长的豆角缓缓滑落。

吴迅祥不冷不热道:“累得咋样?”

小芳勉强笑道:“还行。”但拎过来一个凳子坐下后就懒得动了。

“看埲了一身土,快洗个澡吃饭吧。”

吴迅祥见小芳只是一笑没动,便知是真得累坏了,洒完水便去给小芳准备洗澡水了。

小芳洗完澡,吴迅祥已把菜摆好了。一盘烧鸡、一盘五香牛肉、一盘炒豆角、一盘炒鸡蛋。一瓶白酒已开了口。

吴迅祥不苟言笑道:“知道你回来会很累的,所以我搞了几个菜,喝几杯酒,解解乏。这两个菜是我买的,这两个菜是我做的,头回做,来尝尝咋样。”

小芳尝过吴迅祥做的菜后道:“不错!也难为你了。”

吴迅祥勉强笑道:“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少许,小芳道:“俗语说:终日不做生活计,住家吃尽斗量金。我们就那些积蓄,还能要多久就会花光,到那时可就只能喝西北风了。我是说过日子比树叶子还稠,只有出项没有进项可不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