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51)

胡先生一脸窘迫样,吱吱唔唔地笑道:“是!这自然是,我也没说不是,我意思是说请吴公子到老爷子那去一趟。吴公子在吗?”

“不在能到哪里去!老爷子叫他去干什么?”

“现在兵荒马乱的,可能有事要商量。”

小芳女主人味十足,“知道了,吃过饭我让他过去就是了。”

“多谢!多谢!那我过去了。”

胡先生擦着额头上的汗走了,小芳吱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此时,小芳的心里说不出高兴或不高兴。

吃过早饭后小芳才把胡先生来的事告诉给吴迅祥。

吴迅祥立马就火了,歇斯底里地道:“只叫我一个人去?就是叫我们两个人去也不去!要不是兵荒马乱的,老爷子会让我回去吗?凭什么把我撵出家门?吴公馆已不是我的家,过去在那全当我是寄住了。”

小芳理解吴迅祥的怨气,也理解吴老爷子的做法,就劝解道:“都是自家人,血浓于水,发什么牢骚说什么憨话啊!毕竟也没把你怎么着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现在兵荒马乱的毕竟不是往常,让你去肯定是为了我们好。再说了,只要老爷子不再找咱两人的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哪还奢望你给我挣什么面子?今天叫你过去,不定明天叫我也过去,日子长着呢。到街上买点老爷子平时爱吃的东西带过去。到那多听老爷子的,就是嚷你几句也是应该的,千万别犯顶。听话!”

吴迅祥的火气几乎消了,慨然道:“过去老爷子把我关在屋里,我倒觉着好玩,后把我撵出家门,我也没觉着难过,这时老爷子让我回家,我倒真想流泪了。”

小芳的眼圈也有些红,“甭说这些了,天不早了,快过去吧,别让老爷子等急了。”

吴老爷子吃过早饭就去了书屋,翻了几本书均未看心里去。吴老爷子中等个,精瘦,略有些躬腰,头发花白,留着一绺山羊胡子,精神矍铄。

吴老爷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吴迅安虽然早早地替他支撑起了这个家,且治家有方,生意做得也不错,但他还是看重了二儿子吴迅祥。吴迅祥是他四十岁时的捞渣子儿,能不怜爱?况且,吴迅祥长得俊秀,四岁就能背古诗几十首,自然就更讨他的喜爱了,可谓掌上明珠。他希望吴迅祥能读了小学读中学然后读大学,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才,光宗耀祖。没想到吴迅祥读完中学后就再也不愿往下读了,气得他没法。这也罢了,给吴迅祥订了门亲事,希望吴迅祥能早早成家立业,没想到吴迅祥不成器,嫖娼把没过门的媳妇给气得跟人跑了。秦氏死后,他正张罗着给吴迅祥再找个人家,没想到吴迅祥找了个婊子做老婆,把他的脸全抹黑了,差点儿没把他气死。一念之下就把吴迅祥撵出了家门,眼不见心不烦。可眼下这时局又不能不让他为吴迅祥牵肠挂肚。

吴迅祥进屋后,问了句爹你好,见吴老爷子嗯了声,就把买的点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茶几上,道:“爹,这是我给您老买的云片糕。”

吴老爷子脸色就有些放晴,捋了捋山羊胡子道:“坐下吧。”

吴老爷子定眼看了吴迅祥一会儿,见吴迅祥比以前还胖了些许,心就放宽了许多。

过了好大一会子,吴老爷子道:“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

吴迅祥挠了挠头道:“没干什么。”

“反不能一天到晚,日复一日,什么事都不做,难道非混到得去讨饭时才知道去做点事挣钱养活自己?”

吴迅祥轻咳了一声道:“为此我们也掂量过,只是现如今时局动荡难测也不知干什么好。请爹多多指教。”

吴老爷子捋了捋山羊胡子道“这也是我今日叫你来的目的。现在国难当头,日本兵大举南侵,狂轰乱炸,无恶不作,战火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深怕你不知深浅把握不住自己,有个好歹……咱家有那么多地产,还有个布店,这当口会有很多事要做的,你就回来帮你哥料理料理吧。”

“爹!你知道我不喜欢做那些事,其实,我哥一直料理得不错;再者说了,我有能力养活我们两个。”

“你仍在恨爹?”

“爹!我怎能恨你呢,都怨我没为您老争气……”

吴老爷子为之一震,眼睛一亮:“你后悔了?只要你愿意和那位小女子一刀两断,剩下的事可就不要你问了,就是搭上半个家产,我脸也不寒。”

吴迅祥苦笑道:“爹!我是说我没找到一份象样的工作。她对我一片真心,我怎能……其实,她是……”

吴老爷子脸一紧,手往下一切,“行了!够了!你不要再往下说了,还是让我清静一会儿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