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52)

吴迅祥做了新任县长冯子固的文书。

冯子固先是新沛官钱局的会计,后任南京天成旅馆的经理。

民国二十六年,芦沟桥事变后,沛县各区的义勇壮丁队改编为游击队,建了七个大队。冯子固看到当时沛县的局势是:有钱的财主怕死,不敢担任地方官,有名望的绅士又不愿出头担此风险。依据时局发展,为便于开展敌后工作,各县县长必须换成地方人,时任县长正好是外籍人。冯子固认为时机已到,先以私人名义在官钱局后院,宴请各区区长,唱出团结抗日的高调,为进一步笼络他们,又在第一区公所里与七个区长焚香叩头,义结金兰,立誓永远团结抗日,共赴国难,还留影以作纪念。在此基础上,于原县长去职后,即在上层周旋,就任了沛县县长。

冯子固在任新沛官钱局的会计时就与吴老爷子有些交往,没事时常到吴公馆里转转,到饭时也不客气,吃喝都很随便,因此吴家的人对冯子固都熟识。冯子固任天成旅馆的经理后,吴家人去南京或路过都去天成旅馆住宿、逗留。冯吴两家交情不错。

吴迅祥听说冯子固当了县长,顿时凫趋雀跃,晦气一扫而光,如释重负,就把冯吴两家的交情一五一十说与了小芳,小芳自是欢喜。

吴迅祥梳洗打扮已毕,就要到冯子固那要份事做,小芳说是不是事先征求一下老爷子的意见或由老爷子出面比较好一些,吴迅祥说我出面就足够了,哪须动老爷子的大驾。

吴迅祥在县长办公室见到了冯子固,就道“冯叔,听说您当上县长了,特来向您表示祝贺的。”

冯子固约五十岁,中等个,稍有败顶,大嘴。

冯子固却道:“国难当头,沛县已成为抗日战争的前哨,这县长的位子也不是好坐的。刚上任几天,事情比较多,千头万绪的,原说到你家转转看看的,还没抽出时间来呢。”

两人寒暄一小会后,吴迅祥就说明了来意。冯子固听了很高兴,用右手往后捋了捋渐密的头发,大嘴一张道:“好呀,我正在对县政府进行改组,正缺能替我出力的自己人呢。拣你能干了的,说上几个让我考虑考虑。”

吴迅祥道:“我那点本事您是清楚的,能干点什么,我也说不清,您看着给安排一个位置就是了。”

冯子固略一沉吟,“我看过你写的文章,字写很有功力,文思俊逸。我正需要个文书,我看你行,也很适合你。”

吴迅祥喜形于色:“多谢冯叔的信任,还得您老多多栽培,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把事情做好。”

冯子固说:“行!这事就这样定了,明天你就来上任。别忘了回家给你家老爷子说一声。”

吴迅祥点头如鸡叨米般。

吴迅祥出了县政府,首先一溜小跑地回家告诉了小芳,小芳自是欢欣鼓舞。又去了吴公馆,原以为老爷子也会为他高兴的,没想到老爷子没吭声,且眉头紧皱。过了好大一会子才道:

“我曾在周边县放过一任知县,就是因为官场险恶,稍微不慎,就会搭上身家性命,所以我急流勇退了。回家后,购置了土地,以农养家,兼做点生意,才有了我们富裕安逸的生活。如果不是小日本鬼子就要打过来了,我是不会同意你到官场里做事的。你千万要记住,处事要小心,要多长几个心眼子,不该说的话坚决不说,不该问的事坚决不问,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不要逞强好胜惹事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