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73)

郑守义仍有疑虑,却笑道:“新登兄,我相信我走后你不会哗变的。拜不拜把子我们还不一样是好兄弟!再说了,就我们仨拜什么把子啊!等晚些时候,看准了人,咱拜八兄弟不是更好吗?”

李二爬子为之一震,想不到郑守义居然把问题挑明了,就道:“郑司令,还是那句话,小的我甘愿带着弟兄们在你的麾下听令,既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你就放心去吧。”

郑守义笑道:“新登兄,我是怕你不相信我!我要是对你没这点自信的话,那天就把你杀掉了!”

李二爬子愣在那,倍感骨头缝里冒寒气。

次日,郑守义如期赴约。

王善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他没想到郑守义会在转眼之间拉起了二十多人的队伍,再想像掐死一只臭虫那样掐死郑守义已是不可能了。而郑守义现在若要掐死他却像掐死一只臭虫那样简单了。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王善人自然是后悔难当!

这也罢了,郑守义有了队伍,若能和李二爬子拼个你死我活,拼个鱼死网破,拼个两败俱伤的话,他再相机行事,也能事半功倍坐收鱼利。可又出乎他意料之外了,郑守义没用一枪一弹就把李二爬子拿下了,而且,兵合一处,让郑守义的翅膀更硬了。再想要郑守义和李二爬子的命,报仇雪恨,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了,把他气得两天滴水未进。

他只能寄希望于李二爬子哗变了。

李二爬子现在还没有哗变,不是不想哗变,而是还没有找到绝好的机会,所以才没有贸然行事。这不是不可能的,谁愿意被别人抢了位置呢!

也许李二爬子根本不想哗变,是他一厢情愿了。即便如此,死马当作活马医,他也要促成李二爬子哗变。成事在天,谋是在人,只要他多让二蹄子烧几把火,或许会有转机的。即便现在没有转机,也许将来某一天会有转机的。

而现在他要做的不光是多让二蹄子烧几把火,还要给李二爬子哗变造成一个绝好的机会。当郑守义派人来向他借枪,他感到绝好的机会来了。当二蹄子拿着他给的几块银圆笑眯眯地走后,他就派人给郑守义送请柬了。

郑守义并没有直接去王善人家赴宴,而是先到自己的家里转了一圈。有些日子没回家,就有点想玉芝和狗子了,也想帮助玉芝料理些家务。

当玉芝听说郑守义要到王善人家赴宴时,就把一身洗好的衣服拿给郑守义换上了。并劝郑守义别喝多酒误事;还说,你是向人家借枪,要多说好话,别来硬的,现在的时世谁不想留着枪看家守院呢。又说,和李二爬子打交道要格外小心,多年的匪性难改啊!

狗子要玩郑守义腰间的驳壳枪,郑守义就从腰间拽出来,教狗子如何往弹夹里压子弹,如何插弹夹,如何瞄准射击,如何开关保险,把狗子乐得合不拢嘴。

临到中午时分,郑守义带人去了王善人家,王善人及早地从客厅里迎了出来,满面笑容,拉着郑守义的手就往客厅里请。其他几个家人见到郑守义和郑守义带来的人也是客客气气的。一派祥和的气氛。

客厅里的大桌子上已摆满了酒菜。飞禽有野鸡、野鸭、天鹅、红冠子等,走肉有牛肉、羊肉、野猪肉,蜚声在外的鼋汁狗肉也是必不可少的。酒是沛县的老窖“绿豆烧”,烟是丰县的“凤鸣”牌香烟,都是出名的上等货。

郑守义被推到了上宾席,和王善人紧挨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