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76)

队伍要吃粮,要花销,郑守义就又向大户们派“自卫捐”、“抗日捐”什么的,枪不借不行,粮和钱不给仍然不行。那好几十号全副武装的队伍可不是吃素的。

前一时期,因李二爬子和土匪“黄毛”离的较近,争地盘喋血的事情时有发生,李二爬子便对“黄毛”怀恨在心,就买通了“黄毛”的一个匪羽。这天,李二爬子得知“黄毛”在某日夜里要去李家湾大户李丰收家打劫,就告诉给了郑守义。郑守义得知“黄毛”有二十多人二十多条枪后,就和刘阶民、李二爬子商量了起来。郑守义既想要枪也想要人,却又感到李二爬子和“黄毛”是死对头,即便把“黄毛”收编过来,今后也是个麻烦,而李二爬子的意见是坚决把“黄毛”消灭掉,郑守义就只好择其次了。李二爬子想等“黄毛”围攻李丰收家时,围而歼之。刘阶民却慢悠悠地出了个主意,郑守义和李二爬子都说是高招。

李二爬子就派人悄悄告诉李丰收说,明天夜里“黄毛”来你家打劫,并说,李副司令念和你是同姓,如愿出钱可帮助护院。李丰收一听,愿明着破点钱财也不愿夜间被强人打劫,就答应了。到了第二天傍晚,郑守义就带人去了李丰收家。李丰收已经摆了三桌菜放那了。郑守义人等吃过饭,兵分两股,郑守义带一股守院,刘阶民和李二爬子带另一股分散隐藏在李家院落的不远处,等战斗打响后,俟机行动。“黄毛”半夜时分果真带人来了,刚有几个人爬上墙头就被冷枪打落了,“黄毛”也是心盛好强不愿吃亏的主,发誓非攻下李家大院不可,就命令他的人马多点强攻。其结果,刚爬上墙头的人仍都被打了下来,或掉在了院外或掉在了院内,不一会“黄毛”的人伤亡不少。突然,院子里想起了鼓声,埋伏在院子外的刘阶民和李二爬子人等就开了火。“黄毛”的人就当了活把子,一个个应声栽倒。这时,大门洞开,院子里的人杀出去了,又兵分两路,一时间枪声大作,密集的子弹射向了“黄毛”的人。不一会,“黄毛”的人除极少数逃跑外都被放倒了,“黄毛”也被乱枪打死。

离徐家堌墩不远的胡寨驻着一个班的鬼子,经常四处作恶,周围的百姓切齿痛恨,一些被捐了枪、捐了钱、捐了粮的大户不时到徐家堌墩告状。

胡寨的鬼子住在大财主杨百川家。杨百川的媳妇被鬼子们强奸,疯了。杨百川恨透了鬼子,也恨透了郑守义。因为他家的八支护院枪全被郑守义带着人马顶门硬性“借”走了,才使他家遭受如此灾难。他也去了徐家堌墩,见到郑守义咬牙切齿道:

“日本鬼子在胡寨作恶多端,又不是人多,又不是打不了,你为何不去打?你借了这么多枪,不是用来当烧火棍的吧?要不然,你把借我家的枪还给我,我带人拚去,该死该活回吊朝上……”

郑守义一捋袖子:“娘的,裂他个舅子!”

下半夜后,郑守义的队伍开进了胡寨。如果不是发生意外,几十杆枪顺利解决那十几个毫无准备的鬼子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出在一个鬼子身上,那家伙出门小便,刚解开裤子,便看到黑压压的人群进了杨家大院,立刻调转屁股,哇哇大叫着跑进了屋。

片刻,屋里的鬼子开枪,有两个队员应声栽倒了。

郑守义一看红了眼,扯开嗓门,“打!”

几十个队员顿时都开了火,可打了半天也没把鬼子的火力压下去。

郑守义深知,面对首次与日军作战的阵势,对于训练无素的队员们来讲,能够不吓尿,拉开枪栓就算不错了。

刘阶民躬着腰来到了郑守义面前:“郑司令,老打不下来咋办?万一城里的鬼子来增援可就麻烦了。”

郑守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道:“你说咋办?”

“烧他个狗日的。”

“好!好主意!你赶快叫几个人抱些干柴草来,往狗日的鬼子门前扔,你再叫人把杨百川找到,看他有没有洋油,有的话赶快让他拿来,再让他带两床被子来。”

很快,几个队员顺着墙根把成抱成抱的柴草扔到了鬼子的门前。杨百川和两个队员提了桶洋油,扛了两床被子过来了。

郑守义道:“快把洋油倒在被子上点着,扔到柴草堆上去。”

少顷,鬼子门前着起了大火,门也被燃着了,浓烟滚滚,火势凶猛,火光冲天,整个杨家大院一片通明。

鬼子的枪声停了,屋里咳嗽声、哇哇乱叫声响成一片。

不一会,火上了屋顶,屋里的鬼子受不了烟熏火燎,一个个不顾生死地逃了出来。随着一阵枪响,十几个鬼子先后都被打倒了。

战斗结束了,郑守义命令队员或救火或打扫战场。

不一会,火救灭了,战场也打扫完了。此次战斗,全歼鬼子,缴获轻机枪一挺,三八式步枪十一支,手枪一支,弹药若干。

郑守义让人把杨百川叫到跟前,心平气和地道:“杨大哥,鬼子都让我们给你打死了,也算给你报了仇,雪了恨,可我们死了两个人,伤了六个人,死的得发丧,得安慰人家家人,负伤的得治疗,你能出多少钱?”

杨百川结结巴巴地:“三十块大洋行吗?”

郑守义用他那蒲扇般的巴掌暗中发力拍了一下杨百川的肩膀,讥笑道:“杨大哥,你真麻烦,怎么还不识目啊!打发要饭的呢,一百块大洋少一个子也不行!新登兄呢?”

杨百川差点被拍趴下。

语音刚落,李二爬子龇牙咧嘴就把片刀架在了杨百川的脖子上,然后恶狠狠地道:“船家不打过河钱。”

杨百川尿都吓出来了,连连点头:“行!行!”

收了大洋,抬着伤员和死人,郑守义带着队伍开出了胡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