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79)

小芳想了想,在王善人家那些日子里,王善人还真没欺负过她,都是哄着她依着她,在许多王赵氏欺负她的时候,王善人也都是护着她,就是在那床上……,现在的她已不怪罪王善人了,床第之欢她历经的男人太多了。

她仍挣脱王善人,“你我的缘分早尽了……”

“你又有人家了?”王善人两只大廓落落的眼睛忽闪着。

“是的。”

王善人恶狠狠地骂道:“天杀的李二爬子……”

小芳没有吭声。

过了片刻,王善人道:“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日本人来了还能有个好!”

王善人沉思了一会道:“后来听说你在徐家堌墩生了个儿子,那可是我的骨血啊!”

小芳不想说出实情,也怕王善人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就道:“你哪会让我怀上了!”

王善人不庸置否道:“怀上啦!”

“真的没怀上。你有那本事?”

王善人老羞成怒,道:“就怀上了!你什么意思,想让我绝户?”

“我看你真老糊涂了,我不和你磨牙得走了。”

王善人就又抓住了小芳的肩膀,急切地道:“你不能这样没情没义,你得让我们的儿子认我这个爹,我还有那么多家产,不会让我们的儿子跟我受罪的!”

小芳潸然泪下,又在心里把郑守义骂了一回,然后道:“要是你的儿,我早给你送去了,你就不要再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了……”

王善人突然跪在了小芳面前,哭泣道:“小芳,你就成全我吧……”

小芳就把王善人拉了起来,道:“你我夫妻一场,我咋会骗你呢?旁人的肉贴不到自己身上,你就断了这个念想吧。”说完就走了。

王善人蹲下来哭得一塌糊涂,过了好大会子才去二朵家。

二朵刚过三十,蛾眉横翠,冷清清的杏子眼,刘海垂在前额的当中,像一绺黑色的丝带,白皙的脸蛋泛着谈谈的红晕,衬着一头柔软的黑发。体态轻盈,**像两个山头,摇相呼应。是一个很标致的美人儿。二十二岁那年,丈夫因病一扭头走了,撇下她和一个两岁的女儿。虽成了寡妇,可二朵从不乱来,只和王善人有一腿。当然,也少不了王善人的接济。不知有多少人托人前来提亲,二朵只听王善人的都没有答应。

二朵搁下碗,刚到床上躺下,王善人就过来了,听说王善人还没吃,就忙着给王善人打造饭菜了。王善人吃过饭,就上了二朵的床,做过那事之后,就道:

“二朵,你我都是鳏寡孤独的,虽说我们俩我来你往的已多年,可也不是个长久之计,不如你们娘俩搬到我那住算了,互相也都有个照顾。”

二朵笑道:“你家出事已不是一年了,是不是过去一直想找个十八的,结果没找成才想起来要这样的?”

“还找十八的呢,不知被小芳折了多少阳寿。这几年我早想把你们娘俩接过去呢,可心情一直不好。我忘不了,那天晚上,要不是来你家,还不得和家里的其他人一样被李二爬子杀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二朵听了就很受用,“你可得明媒正娶啊,你咋也得让我为和你这么多年的偷偷摸摸争口气。”

王善人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世,兵荒马乱的,没准会出什么妖蛾子的。我看,还是别张扬为好。”

二朵就没再言语。

隔了两天,王善人就让人把二朵娘俩接到了家里。

郑守义为了扩张自己的地盘,乘日军俊一郎撤离的空当便进驻了胡寨,并进一步招兵买马,操练队伍,壮大自己的实力。不几日,郑守义人马已经发展到了一百余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