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1)

郑守义刚带着弟兄们撤出胡寨,日军就紧跟着追了过来,密集的子弹嗖嗖的,就有几个弟兄丢了性命。郑守义就指挥弟兄们利用一道道河沟,边撤退边阻击敌人,节节向微山湖靠拢,不久就钻进了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日军就用小炮往郑守义人等隐去的方向一阵子狂轰乱炸。一片片芦苇就被弹片拦腰削断了。

日军留小部分兵力驻扎在胡寨后,白清太又当上了维持会会长。

白清太悟出了一个道理:没有武装是站不住脚的。为了不再落到上次的下场,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也开始招兵买马了。他利用宴会的办法,广借富户的枪支。没枪的小地主、富商可出钱出粮买枪。俊一郎也给了他一些枪支,共搞到六十余条枪,成立了自卫团,团长自然是他白清太的了。他又委任了十大保长,以加强他的基层政权。一镇十三乡,方圆十几里,白清太威震胡寨。

这时,白清太便想起了王善人那段过河拆桥的事,余恨未削,就想摆摆谱,给王善人点颜色看看。就唆使自卫团的团丁到王堂强行拉了王善人的五头牲口,王善人果然着了忙,就托杨百川说情,并送了不少礼。白清太仍嫌未出够气,在一个傍晚,带着十几个弟兄去了王善人家。王善人哪敢怠慢,连忙让人准备酒菜。喝了一会酒,白清太就去了王善人的内室。

王善人看在眼里,刚想跟去,就被两个团丁挡住了去路,急得汗都下来了。

二朵正在房里瞎忙活,见白清太进来唬了一跳,“你是谁?”

白清太嘻皮笑脸道:“我是胡寨的维持会会长白清太,王善人请我来喝酒,顺便来看看你。”

二朵一声冷笑:“我不认识你,快回去喝你的酒吧。”

白清太讪笑道:“都说你二朵长得好看,日怪!还真好看呢!来!让俺亲热亲热。”

二朵就想出门,被白清太拉了回来。白清太把门闩上后就扑向二朵了。

二朵顺手拿了一把剪刀,大声道:“我和你拼了!”

白清太嬉笑道:“你要怕村里的人听不见就大声囔,看你今后咋做人!还是识相点吧。”说话间,就把二朵手里的剪刀夺过来扔到了一边,抱着二朵就往床边拥。二朵再想挣扎已无济于事,终归被白清太得了手。

白清太走后,王善人对着白清太远去的方向破口大骂:“白清太,我日你八辈!老子早晚要和你算这笔帐!”

白清太从王堂回来后就想着该有房媳妇了。一天,白清太带人路过方家湾,看中了老方家待嫁的小女小翠,即委人说合,方家就告知了亲家,两家均畏其权势,不敢反抗。小翠见夫君家如此懦弱,夫君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怕是自己嫁过去也会跟着受气,本想刎颈而死的,但想到自己不是长的韭菜脑袋,割了还能长起来,再想想为那窝囊废死了也不值得,心一横,就答应了白清太。但也提了一个条件,花轿要按照她指定的路径走。这对白清太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条件,就满口答应了。

可问题也出来了,白清太现在虽然住着一个单间,可是和团丁住在一个院的,他也想在这间房子里换一张大床把小翠接过来算了,可又感到这也太不排场了,甚至是丢他维持会会长的脸面。再者说了,那些日本兵都是血气方刚的,哪天趁他不在家,把小翠糟蹋了也未可知,俊一郎可是整天向他要花姑娘的啊!

眼看着婚期就要到了,白清太就想到了赌牌输给辛老千的宅院,于是,在写好了一份房屋和土地转让协议书之后,就带着十几个团丁去了白庙。

白清太进了宅院,但见辛老千正在院子里坐在那喝茶呢,就笑道:“辛兄可是好自在啊!”

辛老千见白清太带来了一干人马,就知道来者不善,连忙站起来道:“清太,不!白会长,请屋里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