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2)

白清太就随辛老千进了堂屋,几个团丁也跟着进来了。

白清太坐在上座,四下看了看道:“我可是好久没到这来过了。”

辛老千尴尬地笑道:“可不是嘛!”说着就沏了一杯茶,并恭恭敬敬地放在了白清太的面前,“白会长,请用茶。”然后又给团丁们让坐并分别倒了茶。

白清太坐在那,头也不抬,话也不说,就只管喝茶。

过了好大一会子,辛老千在那坐不住了,就道:“白会长,你在这喝茶歇着,我这去办饭,有幸陪白会长喝一气。”

白清太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那就不必了。”

辛老千以为白清太带人来是要钱要粮的,想赶快打发走他们,就到里间拿出十块大洋双手放在了白清太面前,“不诚敬意,请白会长给点面子笑纳。”

白清太笑了笑,但什么也没说,只管喝茶。

辛老千以为白清太嫌少,干笑了笑,又到里间拿来了十块大洋。

白清太依旧老样子。

辛老千额头上的汗就出来了。

这个时候,白清太发话了,“辛老千,看来你是打错算盘了,咱打开天窗说亮的,今天我是来买这宅院的,因为这四合院原本属于我的。对了,还有我输给你的地产。”

见辛老千脸色蜡黄,白清太又接着道:“对于这个宅院,我是不孝之子,你是不义之财。我知道你赌牌有一手,可我鬼迷心窍仍和你赌,才弄得我家破人亡,落到了乞讨的地步。可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我有钱了,就想把从我手里丢失的东西赎回来。要不,我死后没脸进祖坟。辛老千,帮个忙吧!”说完就把短枪掏出来放桌子上了。

辛老千不停地擦拭脸上的汗,“这个,这个……”

白清太从身上掏出协议书,展开放在桌面上,然后笑道:“辛兄,看看如何?”

因协议书是白清太放在自己跟前的,隔了一张八仙桌,辛老千不站起来是够不到拿的。辛老千颤巍巍地站起来拿到协议书,看了好半天,“这个,这个……”

协议书上写得很清楚,四合院加那六十五亩地,白清太只出了五块大洋。

白清太凶巴巴地道:“这个什么啊?知趣吧,这就不少了。那个谁,快把笔砚拿来,好让辛老千签字画押。”

就过来一个团丁,把笔砚放在了辛老千的面前,并道:“识相点,我们白会长忙着呢。”

辛老千只好在上面签字画押,之后就把协议书交给了白清太。

白清太收拾好协议书,站起来,从身上掏出五块大洋,放在了辛老千面前,“你数数不少吧?”

辛老千连忙站起来,把那五块大洋拿起来,放在了白清太的手里,“白会长,你拿去路上给弟兄们买几包烟抽吧。”

白清太笑道:“那我就代弟兄们谢谢你辛兄了。不过,有句话我得说在当面,明天也是这个时候我来接管,是你的东西统统拿走,原本不是你的原地放在那。”

辛老千连连说好!

白清太一阵大笑,之后,带人扬长而去。

次日,白清太带人再来时,辛老千果真搬走了,而且还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白清太就叫人粉刷了墙面,油漆了门窗,购置了家具,一应俱全。

当花轿路过老方家大门口时,小翠掀开了盖头,拨开了轿帘子,但见老方家大门紧闭,不觉已是潸然泪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