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3)

白清太为了大摆阔气,讲排场,借机敛财,张灯结彩,办了几十桌喜酒。各保保长、富户、商家、学校都来贺喜。俊一郎也让人送来了贺礼。还请了戏班子,吹吹打打,锣鼓喧天;鞭炮其鸣,好不热闹,这在胡寨还是空前的。

白清太婚后不久。一天,翻译司徒烈开日军汽车和白清太一起去沛县开会,为了安全车上还跟了二十名团丁。车到半路,就被冯子固的人马突然包围,全部被俘。经过双方协商后,冯子固就把白清太人等放走了。

以后,每逢日军外出扫荡,冯子固部就会事先知道。如若白清太到哪个保里要钱要粮,恰时冯子固的人也去了,那里的保长就会分别招待。两方互不侵犯,各自吃喝完毕,拿足所要东西,就分道而去。

王善人派王三斗也在白清太那卧底了。

王三斗那天也去了沛县,如何被冯子固的人马包围被俘的,白清太是如何和冯子固打成的协商,自然是水清,就把这个情况如实的报告给了王善人。

王善人自然是大喜。想到郑守义进驻胡寨又是白清太告密的,只要他算盘子一拨,肯定够白清太喝一壶的。如何走好这两步棋,并使这两步棋成为连招,王善人运筹帷幄。

二蹄子把白清太告密的事报告给了郑守义。

李二爬子在撤离胡寨时受了伤,且死伤了十多个弟兄,虽说日军也死伤了十多个,可郑守义和李二爬子仍感到吃了大亏,对白清太自然是恼羞成怒,怀恨在心,就商量如何剪除白清太。

小邱庄的保长邱双印可巧这天来到了徐家堌墩。原来白清太给邱双印下了任务,要邱双印在三日内准备好两头猪、五只羊、十只鸡、一千斤面粉送过去,这方子对邱双印来讲的确太重,左考虑右考虑完不成任务,就来找郑守义讨对策。

郑守义和刘阶民、李二爬子商量一番,就让邱双印回去了。

三日的期限已过,见邱双印既没送来他要的东西,也不见邱双印的影子,白清太大为恼火,就派几个人去了小邱庄。不一会被派去的几个人回了话,说邱双印什么也没准备,根本就不想完成任务。白清太挫了挫牙,骂道:

“他娘的!不想活了。要不给他点厉害,日后谁还听我的!”

之后,就去找俊一郎了。俊一郎听了白清太的话,决定明天带人去小邱庄进行一次洗劫,既为了报复邱双印,也是为了杀鸡给猴子看。

天刚傍黑,这消息就传到了徐家堌墩。

小邱庄村西口有条大河,宽约十米,河上架了一座石桥,宽约三米。郑守义第二天一早,就在村西口的几家的院落里和河西的芦苇荡里设了埋伏。

天刚蒙蒙亮,俊一郎和白清太就带着七十多个日军和团丁杀向了小邱庄。人马刚过桥,郑守义就大喊了一声:“打!”

村西口的几家的院落里和河西的芦苇荡里,同时开了火,子弹密集。

俊一郎和白清太的人马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掉头就往回撤。结果,俊一郎和白清太的人马死伤二十多人,俊一郎的左小臂也中弹负伤了。

第三天早上,俊一郎在门后拾到一张字条,把翻译司徒烈开日军汽车和白清太一起去沛县开会,如何被冯子固的人马包围而被俘,以及白清太是如何和冯子固打成协商的,都写得水清。俊一郎看罢,气得哇哇乱叫,就叫人把白清太和司徒烈押来了。

此时的白清太和司徒烈已被五花大绑,两人吓得直哆嗦。

俊一郎斜吊着绷带,坐在那,半天没言语。后让人把那张字条给白清太和司徒烈念了。见两人低下了头,突然,右手一拍桌子,“你们的良心大大的坏了,死啦死啦的有。”

白清太这才结结巴巴地道:“太君,要是当时我们不那样,就都没命再也不能给皇军效力了啊!”

司徒烈也连连说是。

俊一郎又道:“那为什么每逢皇军扫荡,冯子固部就会事先知道?这也是冯子固拿枪逼的?”

白清太的头更低了。

俊一郎右手一拍桌子,大声道:“八嘎!快快地说!”

白清太就可怜巴巴地道:“太君,饶了我们这一次吧,下次不敢了。”

司徒烈也跟着附和。

俊一郎又道:“我们去小邱庄,郑守义是咋知道的?”

白清太连忙道:“这不关我的事,太君你可以调查。”

俊一郎气哼哼的,“每人二十皮鞭的有。”

白清太和司徒烈就被打得皮开肉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