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89)

这些天白清太一直很郁闷,到小邱庄没教训了邱双印不说,还被郑守义打了埋伏,死伤了十几个弟兄,因此花了不少大洋,更可气的是他被冯子固俘虏的事被谁告发了,他虽挨了一顿毒打,可也不恨俊一郎,俊一郎现在还吊着胳臂呢。听说郑守义那边也死伤了不少,便知道自己和郑守义结了仇,可郑守义能是好惹的嘛!不知道哪会郑守义就会找他算帐。他现在不管到哪里去,都带足人马,以防不测。就是晚上回白庙,他也都是带四个弟兄当保镖。这也不塌实,晚上带着小翠或去小翠的娘家住,或到其他谁家住,这儿几天那儿几天的,打着游击。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王善人寻着他的套路也成精了,而且是混到了沛县县城。俊一郎属森协管,他就得属王善人管。虽然现在王善人还没找他的麻烦,可他清楚,王善人对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谁叫自己一时守不住“老二”把二朵睡了呢。他对自己偏好“这一口”就像犯大烟瘾一样没办法,弄点钱都挥霍在了上面,以至吃喝不保,可咋也戒不掉。他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来了那邪劲,压也压不住,就非要做那事不可。要不然他就受不住,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可王善人迟迟没下手,这反而让他更发毛了,谁知道王善人会下什么狠手呢?

怕鬼有鬼,这天晚上李二爬子就带人找上门来了。

李二爬子在白庙安了眼线,可三四天过去了,也没见白清太晚上回白庙来住,正要派人次日去胡寨打探情况,晚上,李二爬子刚睡下,眼线就来报白清太带着小翠和四个保镖回白庙来住了。李二爬子就带着罗大棒子等五人过河去了白庙,让罗大棒子翻墙弄开了大门,就进了院子。那四个保镖在西屋里住着,正打着呼噜,就被李二爬子人等把竖在墙上的枪缴了。罗大棒子用洋火把蓖麻油灯点着,那四个保镖仍没醒。原来他们都喝了点酒。

罗大棒子用手拍了拍王三斗的脑瓜道:“哎哎!该醒醒了,也不看看谁来了。”

那四个保镖这才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都被唬了一跳,就一个跟着一个地跪倒,连呼大爷饶命。

李二爬子道:“没你们什么事,老实在这呆着,要不就让你们的脑袋搬家。”

那四个保镖异口同声说不敢胡来。

李二爬子留下一人看管这四个保镖后就敲响了堂屋的门,“白会长,醒醒,家里来客人了。”

白清太搂着小翠睡得正香,忽听叫喊声,打了一个呵欠,也没弄清楚是谁,就不耐烦地道:“三更半夜的,谁啊?”

李二爬子来到窗户下,用手电筒往屋里照了照,道:“我,李二爬子,听说过吗?”

白清太就被吓得醒透彻了,连忙摸枕头下的匣子枪。

李二爬子道:“你那四个保镖都被我的人马缴了械,老实起来开门吧,要不我一阵乱枪打过去,你那小俊媳妇可就搂不成了。”

这时候,小翠也醒了,听到李二爬子的喊声,吓得浑身战栗道:“快去开门,要什么给什么。”

白清太一边穿衣服一边道:“我,我这就给你开门。”

小翠也跟着穿衣服。

李二爬子听到屋里有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就又道:“还不点灯,不怕穿了你老婆的裤子?”

白清太就把床头大木箱子上的蓖麻油灯点着了,等穿好衣服,就端着灯去开门,也不知道谁是李二爬子,就道:“李,李副司令屋里请。”

等李二爬子进了门,白清太就把灯放在八仙桌子上了。让李二爬子坐下后,他却不敢坐,站在那只等着李二爬子发号司令。

李二爬子道:“按说你替日本人做事就叫汉奸,就得处死,别说你跟我们过不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