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2)

小翠见白清太脸色发土黄,又没见过这阵势,脑子就发懵了,忽听白清太这么说,才转过神来,一边说好好,一边就往门口跑。

森协伸手拦住了小翠的去路,淫笑道:“你的哪里的都不要去,屋里的干活。”然后,对着王善人道:“王的,你的看着大门,谁的都不准出去。”

王善人低头哈哎了一声后,就把大门关上了,并含笑站在了大门后。

白清太急得眼泪都下来了,用眼睛扫了他的三个保镖一眼,但见他们站在那立即低下了头,只好随森协和俊一郎进了屋。

小翠进了屋就跑到里间去了,摸了一把剪子就插在了左袖口里。

森协和俊一郎坐在了八仙桌子的两边,门口站着两个日本兵。白清太连忙给两个太君倒水,之后就站在那不敢动了。白清太也清楚,一定是那十条三八式步枪惹的祸,也一定是老东西王善人捣的鬼,可现在他拿王善人毫无办法。

俊一郎强先发了话:“白清太,快把你被八路伏击的事说给大太君听,不得撒谎。”

白清太听出了俊一郎的话外之音,就道:“是!一定不撒谎。那天我带着十个兄弟去小邱庄要维持的粮食,刚到村西的桥上,两头就被几十个八路堵住了,无奈被他们缴了械。我们回来就报告给了俊一郎君,不信您可以问俊一郎君。”

俊一郎就道:“队长,是这样的。”

森协狞笑道:“听说头天晚上八路来你家了?”

白清太一听完了,不知道是他的四个保镖走露的风声还是李二爬子搞的鬼,恨得直咬牙,可又一想,森协不会把李二爬子拉来对质,要对质的也只能是他的四个保镖了,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地大声道:“是哪个王八羔子说的我家头天晚上来八路了?这是陷害!太君,你可得替我调查清楚,不能冤枉人哪!我可是对皇君大大的忠心耿耿啊!俊一郎君可以作证。”

俊一郎道:“队长,白会长大大的忠于皇君,这个我可以作证。”

白清太恨不能给俊一郎磕八个响头。

森协笑道:“俊一郎君,你的好象用皮鞭打过白会长,咋解释?”

俊一郎道:“我带白会长去小邱庄,被八路打了埋伏,胳臂受伤了,我怪他没有尽职,所以……”

森协这时候脑子里想的是屋里的美人儿,哪有心思审问,自然脑子不够用的,见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又见俊一郎老护着白清太,更没有了信心,就道:“把白会长带到胡寨,有时间再审问。”

白清太被门口的两个日本兵带走了。

俊一郎见森协没有走的意思,什么都明白了,连忙起身走了。

院子里就剩下王善人了。

森协这时候淫笑着去了里间,见小翠正坐在床边发抖,叫了一声花姑娘就扑了过去。小翠连忙从左袖口里抽出剪刀,可因森协离得太近,就没拉开架势,转眼就被森协夺下扔在了地下。小翠想挣扎已是万难,终被森协得手了。

之后,森协一边提裤子,一边道:“白会长私通八路,要不是因为你,我才懒得给他罗嗦呢,早用刀劈了。”

森协走后,小翠把衣服穿好,躺在床上后,就用剪刀划破了右手腕,鲜血汩汩地流了下来……

白清太见森协过了好大一会才衣帽不整地过来上车,就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了。王善人也上了车,坏笑的看看他就把眼睛转到了野外,恨得他把嘴唇都咬破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