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4)

听说白清太的老婆小翠死了,王善人说不上是喜是忧。

死了小翠,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王善人自然是喜,可这仇恨显然是不对等的,毕竟人命关天,这仇恨没法减三去四的也就结大发了,白清太岂能善罢甘休,还不得千方百计地找他算帐?他也就面临着潜在的危机,不知道哪会白清太冷不丁的就会给他致命的一击。

不过,他现在出门都有保镖,白清太要想对他下手也难,倒是二朵让他担心,如果再让二朵呆在王堂的话,白清太要是想在二朵那下手可是易如反掌,杀二朵如同杀一只小鸡。虽和二朵是半路夫妻,可也是多年床第之欢的关系,肌肤之亲。而自己,怕也经受不住二朵有个三好两歹的打击。当听说白清太砍了王三斗的头血祭小翠后,大惊失色,看来白清太凶相匕露了,也更加速了他把二朵从王堂搬出来的步伐。二朵无论如何不能接到县城里来,那森协饿狼似的能让他放心?小翠就是二朵的一面镜子。

王善人想到了城西不远的姑娘家,就决定把二朵送到那里去了。

当天夜里,王善人就带着二十多人回王堂了。到家后,王善人哪敢住下,不一会就收拾好了东西。带着人刚出大门几步,冷然一声枪响,子弹从他耳边穿过,身后的一个团丁就被打倒了,吓得他连忙躲到西边的小巷子里了。

还没出大门的人又折回到院子里,接着就还击了。

王善人见打枪的只一个枪口,就令身边的三个团丁包抄了过去。

原来是郑守义派来的密探。

郑守义在王三斗被杀后,之所以还没把二蹄子和王洪得干掉,是想利用他俩当诱饵钓王善人,可迟迟没想到好主意,也怕打草惊蛇。后来想到王善人一定怕白清太报复,就会来把二朵娘俩搬走,也就每天晚上派过来两个人,用以监视王善人的行踪。一但有情况就回去一个报告,王堂离徐家堌墩不太远,也就隔了条河,来回也用不到两小时,一夜早着呢,什么事也都晚不了。

这天晚上来监视王善人家的是岳明朗和纪四,哨是设在王善人对门的一堵矮院墙里的。岳明朗刚有些困意,忽见王善人回来了,就让纪四回徐家堌墩报告去了。岳明朗原以为王善人会住下的,可见王善人不一会就带着二朵人等出大门了,心想,等纪四到徐家堌墩搬来人黄瓜菜都凉了,又想到王善人这次回来机会难得,过这个村怕再没这个店了,也想给徐家堌墩的弟兄们露一手,就瞄准王善人来了一枪。正恨没打死王善人,王善人院子里的人,掩着半扇门就打枪了,他就只顾还击了。

岳明朗正趴在那打枪,就被从后面过来的三个人摁住了。

岳明朗被押了过来,王善人一见是曾跟郑守义到他家赴宴的大刘庄的岳明朗,就知道是郑守义派来的了,什么也没说,一枪就把岳明朗打死了。

等郑守义带着队伍过来,王善人已远遁,只见王善人的大门口和大门里有两具尸体,不远处还有岳明朗的尸体,就让人把二蹄子绑了。

二蹄子色厉内荏道:“郑司令,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守义也不答话,又让人去抓王洪得了。

二蹄子见王洪得也被绑来,就知道自己和王洪得当奸细的事败露了。

郑守义道:“我不说你们俩也知道为什么被绑,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