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5)

二蹄子和王洪得都跪倒了,要郑守义饶命。李二爬子在他俩的背后就是两枪,两人当场毙命。

郑守义吐了一口吐沫,骂道:“娘的!活该!”之后,就让人抬着岳明朗回大刘庄了。

入冬不久就来了一场西北风,寒风怒号,夹杂着**、尖叫、吼叫、狂笑,树木狰狞,漫天飞扬的尘土笼罩着小城,令人恐惧。到了第二天,风虽然消了些,可更加寒冷了,滴水成冰,城北的沿河,躬着脊梁的浪头涌动,拍打着河边渐厚渐宽的冰层,发出咿咿呀呀的撞击声。有几艘大船在那摇晃着。

刚吃过午饭,王善人不知咋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微山湖里的徐家堌墩,周围的芦花荡正在寒风中飘来荡去,湖面已是冰封的泽国。

突然间,王善人一阵哈哈大笑,然后自言自语道:“真乃天助我也!”

原来王善人在瞬间产生了要火烧徐家堌墩的念头。他能想到,郑守义会在徐家堌墩西边的芦苇荡里设警戒的,或固定哨或流动哨。如果从西面进攻,哨兵枪一响,郑守义就会逃之夭夭,铺天盖地的芦苇荡,哪里都是藏身之地,自然是瞎折腾。趁着现在西北风和冰冻,兵分两路,一路去两艘船在徐家堌墩东的湖面上设埋伏,二路去少量的人在徐家堌墩西扇面放火、打枪,那郑守义就只能往东撤,虽然现在冰面已形成,可还不能行走过人,要是硬在冰水里撤,这大冷的天可够孩子们受的,只能破冰乘船撤,那动作就慢了,没准会被熊熊烈火烧死,就是在那片空地里躲藏,也能被火苗舔了。

主意已定,王善人就去找森协了。

森协听了大喜。

吃过晚饭,森协和王善人带了七十多人,偷偷地出了城门,来到沿河,上了两艘大船,并分别在两艘大船的船头甲板上布置了三麻袋土作为工事,就起锚扬帆去了微山湖。

离徐家堌墩虽还有一定距离,王善人怕被郑守义的哨兵发现,就及早地让大船靠了岸。从船上下来二十个人,转眼就隐没在了芦苇荡里。两艘大船越过徐家堌墩,拐弯入刘楼河,到了湖面,往北不远就到了徐家堌墩的东边了。两艘大船用大锤和木棍破冰就隐藏在了芦苇荡里,相隔大约一百米,并都落了帆蓬。

惊飞了几只夜宿在芦苇丛中的水鸟。

西北风仍在漫卷着,芦苇大片大片地飘来荡去,旋旋伏伏,也就有了唰唰的浑厚的响声。

船舱里寒气逼人,森协和王善人对坐在一个小桌前,饮酒驱寒。桌上放着一条狗后腿,香味扑鼻。此时,王善人喝了一杯酒,撕了一块狗肉填在嘴里,美滋滋地嚼着,心想:郑守义,不是因为你,老子也在热被窝里爱咋躺着就咋躺着呢,怀里搂着哪个小女子也未可知。可老子受这么大的罪就一个字,值!看你狗日的还能在徐家堌墩滋润多大会!不知死的鬼!哼!还有那狗日的李二爬子,跟老子过不去,老子天天惦记着你呢,能有你的好!明年的今日也是你的忌日。

那森协就想不这么多了,消灭郑守义部,立功受奖,升官发财。

两人虽各怀鬼胎,对手却是相同的。

这时候,森协撕了一块狗肉填在嘴里,边吃边小声笑道:“沛县的狗肉大大的好吃!米西大大的!”

王善人就给森协讲起了沛县狗肉为何要手撕的典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