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7)

郑守义穿好衣服,又跑到了院子里,大喊道:“大伙不要乱,要镇静,新登,你赶快带人把堌墩周围的芦苇割掉,拉到院子里来,别把房子燃着了。阶民,你带几个人赶快上一条船,用木棍和藕别子破冰,打通一条东撤的路径来……小心东边有敌人。”

李二爬子就喊了几个人,拿镰刀去割芦苇,也有的拿着铁锨去铲芦苇。

刘阶民抱着一挺机枪,喊了几个人,拿着或竹篙或木棍或藕别子上船破冰了。便有了“咚咚”而又急促的撞击声,所好,冰不是太厚,一砸一捣也就开裂了,船沿着一条水道缓缓地向东划去。

郑守义喊了几个人,拿洗脸的土盆或和面盆,端水往屋上泼……

大火越来越近,浓烟刺鼻,也熏得人睁不开眼,流泪不止。

郑守义看了看堌墩四周已割了好大一圈,割下的芦苇都已拉到了院子里,所有的屋顶都被水泼了一遍,感觉火不会烧着房屋了,收拾一下东西,就下令撤退了。

郑守义人等上了十几条小船,沿着刘阶民开通的水道向东划去。不划船的人,都已是枪上膛了……

就有人小声骂道:“什么他娘的王善人,心比锅底还黑,比恶狼还凶残。”

又有人接道:“逮着他,剥皮加抽筋!”

刘阶民破冰划船还没出芦苇荡,便听见北边不远处也有破冰的声音,便知道那里是敌人了,就命令弟兄们加速破冰,赶在敌人过来之前,打通一条去微山岛的路径来。

原来森协和王善人的两艘大船,往北停靠的太远了,听见南边有破冰的声响后,想从东边的水面绕过去,可船东边好远一段路程也被冰封了,就径直破冰赶过去来了。

刘阶民的小船刚出了芦苇荡,就看见北边不远处有两艘大船向这边破冰而来,当即,就把机枪的支架架在了小船的后甲板上,人趴在了船舱里。前面的两个人仍在破冰。

这时,后面的十几条小船也尾随过来了。

王善人一见郑守义的船队从芦苇荡里钻出来,就命令开枪了。

郑守义这边,被突如其来的子弹夺去了两个人的性命,三人受伤。郑守义大喊了一声打,十几条小船的人就向北边的大船开了火。

王善人那边,几个在船头破冰的人就丢了性命。

大船停了下来,可在船前头甲板上的机枪,仍在“哒哒”地喷着火舌。

郑守义人等蹲在船舱里边打边向南撤退,不时有人伤亡。

森协眼看郑守义的十几条小船出了射程,就命令开炮。

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一条小船的附近爆炸了,掀起了丈把高的水柱,把小船颠簸得几乎底朝天,飞舞的冰块哗啦啦落满了船舱,有两人被刺破了脖子,有一人被弹片击毙。

这时候,大火漫卷过来,火舌舔着小船。

满天的火星和灰烬。

小船队缓缓地向南驶去,尾随而来的炮弹前一个后一个,左一个右一个,黏黏糊糊。

郑守义的小船队没向微山岛驶去,而是沿刘楼河西去了。郑守义见死伤了十多个弟兄,红了眼,要在森协和王善人回沛县的水路上设埋伏。

王善人的大船来到了刘楼河口,见刘楼河当央还未冰封,就弄不清郑守义的小船队哪里去了。虽然他怕郑守义在他回沛城的水路上设埋伏,可也怕被冰封了回去的水路,只好硬着头皮按原路返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