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8)

郑守义往西行驶了大约有五里路,但见一条小河向北横了过去,小河西岸是一片土堆,还有两条破船躺在那,后面的芦苇荡没被燃着,就决定在这设埋伏了。等人下来后,约定好会合的地点,就让小船队继续向西划走了。

郑守义让人把那两条破船抬到合适的位置,又让人用镰刀割了些芦苇捆上,横在土堆上,然后又用铁锨培了好多土,一个简单的工事就形成了。百十个人相继趴在工事里后,郑守义对身边的刘阶民道:“这可够狗日的王善人喝一壶的了。”

刘阶民笑道:“那是!”可片刻却道:“你说那些放火的敌人现在在哪里?枪声一响,他们可是要来增援的啊!”

郑守义擓了擓头皮道:“娘的!我把这茬忘了。”然后转过脸对身边的队员贾厚礼道:“你赶快去把船队停下来,就地设埋伏,一定阻截住过来打增援的王八羔子。”

贾厚礼起身去了。

刘阶民又道:“得分好哪些人打前面的大船,哪些人打后面的大船,要不到时候还不得乱了套?”

“可不是嘛!”郑守义说完就分了工。

不一会,森协和王善人的两艘大船过来了,前后相隔约二十米。因是逆风,是用几个人撑的,速度很慢。

当前面的那艘大船来到郑守义的枪口下时,郑守义一声打,所有的队员都开了火,一时枪声大作。两个大船上,几个撑船的人或被打倒在了船上,或被打得栽到了河里,那些站在船舱里的也死了几个,没死的连忙趴下了。

片刻,卧在船头甲板上的鬼子机枪手就还击了,子弹打的那两条破船帮“啪啪”响。船舱里的人也开了火。

因水位较低,郑守义在高处,用二十响匣子枪,“啪啪”两枪就把船头甲板上的两个机枪手打死了。

李二爬子躲在一条破船后面,弹无虚发,看见大船上谁抬起头来,一枪过去就会打出脑浆来。

森协和王善人在后边的大船上。王善人让炮手开炮,森协道:“开什么的炮,距离太近了。”让大船往南岸靠了靠,就让几个炮手下船。那几个炮手可能因嫌水冷或不知道水的深浅,都迟迟不下水,就有一个炮手被森协打了耳光。几个炮手就都从大船南侧下了水,接过炮弹箱子和迫击炮就上了岸,往东跑了一阵,停下来,转眼就开炮了。

阵地上,密集的炮声震耳欲聋,弥漫的硝烟使人睁不开眼睛,浓烈的火药味呛得人窒息难忍。那一发发炮弹溅起的飞土,随时都会钻进人的嘴里。

趁着炮火,前面大船上的两个鬼子把前甲板上的两挺机枪拽到了船舱里,接着就开了火,哒哒地像两条火龙喷射。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这时候,刘阶民对郑守义道:“守义哥,咱别和他们硬拼了,到京杭大运河还有一段距离,咱多设几个伏击点,打几枪就跑,要比这赚便宜。”

郑守义正在犹豫,这时候,贾厚礼跑来道:“郑司令,西边放火的二十来个敌人来打增援了,那边快顶不住了。”

刘阶民道:“要是不顶住,敌人两面夹击,咱们身后的大火也快烧过来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赶快让新登带些人过去。”

郑守义就道:“贾厚礼,你赶快让李副司令带人去。多带点,反正这边敌人下不了水,没多大危险。”

贾厚礼应声去了。

李二爬子带着二十多个队员去西面打增援了。西面只还有两个队员在芦苇边上打阻击,且打且退。李二爬子人等就埋伏到了芦苇荡里,让那两个队员继续撤退。

不一会,十几个鬼子和汉奸就追过来了,李二爬子喊了一声打,二十多条枪同时开火,就有十几个敌人应声倒下了。李二爬子见还剩五个,就大喊了一声:“捅了他们!”队员们跑过去,或三打一或四打二,很快就把那几个敌人捅死了。

李二爬子打扫完战场回去后,郑守义就下令向西撤退了。

郑守义带人上船撤了不多远,又见南岸有一处土堆,就让李二爬子带十几个人下船设埋伏了。

不一会,森协和王善人的两艘大船又过来了,李二爬子把几个撑船的打倒就撤退了。

这时候,天已放亮了,东方的云霞被满天的烟雾熏黑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