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水抹残红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99)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两天,要不是有河道隔开,不知道要烧多久。徐家堌墩四周被烧得光秃秃的,地平面上全是灰烬,黑黢黢的。风起,就会旋起漫天灰烬,像黑雾笼罩。

徐家堌墩的房屋没被烧,但那竿大旗却被烧了几个洞,也被熏黑了。依然在风中猎猎作响。院子里落了腿弯深的灰烬。

这次与森协和王善人交战,郑守义的队伍,死了十一人,伤了七人。安排好后事,郑守义又带人回到了徐家堌墩。那些死去的弟兄们一个个的老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让他食不甘味,夜不能眠,虽然森协和王善人的人死得更多。战争的残酷让他感到呼吸的空气里都有一股血腥味,这让他经常烦躁不安,可也更坚定了他打鬼子和锄汉奸的决心。从这次交战中,他感到自己的队伍还是缺乏战斗力,一是缺乏兵器,要是多几挺机枪也会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而不至于自己的队伍抬不起头来,要是有几颗手榴弹扔过去,那两艘大船怕是沉没了,森协和王善人的人可就得喂微山湖的王八了;二是弟兄们枪打得不准,构不成较强的杀伤力。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就带着队伍开始大练兵了。练打枪,练拼刺刀。

练兵的空隙里,郑守义又重新书写了“大刘庄抗日游击队”几个大字,又让玉芝重新做旗了。不几日,一杆崭新的杏黄大旗又飘荡徐家堌墩的上空。

旧旗取下来后,置了一桌供品,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祭旗仪式,之后被郑守义挂在了太师椅后面的墙上。

这日,李二爬子带着六个弟兄去孙围子的孙保长家去要“抗日捐”,路过孙百康家门口时,正巧遇见了小芳。

小芳任什么不说,摸了张铁铣就要讨还血债,被李二爬子的人夺过铁铣挡住了。

李二爬子眼睛血红,目光凌厉,眉毛可怕地虬结着,额头上的青筋在跳动,面部的肌肉扭曲了,整个脸孔狰狞了起来,声音低沉,“小芳,我待你不薄,咋偷跑了?你真是一条喂不熟唤的狼!”

小芳骂道:“宁嫁给好汉拉马坠镫,不跟歹汉子当祖宗。你是个什么东西!流氓!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你不得好死!”

李二爬子冷笑道:“我以前给你说过,我该死不该死,或者说咋死,不是你说了算的。我知道你恨我,想杀我,可你现在没这个能力。相反,我杀你不费吹灰之力。”掏出那对沉甸甸的金手镯,又道:

“送给你的,已在我身上装好长时间了。给!”

小芳卑鄙道:“是抢来的吧?”

李二爬子毫不含糊道:“是的!”

“我嫌脏。”

李二爬子铁青着脸道:“脏也是你的,给我接过去带上。”

小芳挺起胸、昂起头,道:“除非你杀了我。”

“去!给她带上。”

过来三个人捉住小芳,就把金手镯套在了小芳白皙的手腕上。

金手镯熠熠生辉。

李二爬子咧嘴笑道:“不孬看!”然后一摆手,带人扬长而去。

小芳站在那一动不动,一任泪水尽情流淌。

小芳十分后悔没把手枪带回来,否则,她愿意和李二爬子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当天下午,当小芳得知李二爬子人等今天是来向孙保长要“抗日捐”的,明天还会来的消息后,就坐卧不宁了。

如果进城取枪,有危险,否则,明天再见到李二爬子就会像今天一样束手无策。她感到李二爬子明天还来孙围子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否则,何日才能讨还血债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