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铁麾前行

前路漫漫(11)

“才两千来人,有点少。”洪斌摇着脑袋有点不满意地走了过来。

“还行,补充了弹药给养,自己才伤了三个,这样的仗一个月有两次小鬼子就受不了。”骨哲还是很满意地说道。

“下面往哪走?小鬼子肯定都疯了。”洪斌压低了声音问道。

骨哲先是看了看左右,然后慢慢地从背包里掏出了地图,打开手电照着上面的一个小点对着洪斌小声地说道:“从这里回去,一直回到大青杨村。”

“许家店?从这里怎么回去?”洪斌不解地问道。

“这里有鬼子的一个小火车站,看看能不能劫一辆火车走,直接往下到夏格庄或者是姜家坡,然后咱就下车步行往回走,估计一天就能回去。”骨哲用手指顺着地图上的铁路线慢慢地划了一下。

“太危险了,火车需要穿过莱阳和莱西,现在那里肯定都有重兵。”洪斌摇了摇头说道:“再说这火车也是不那么好弄的。”

“这是第一条路,也是最险的一条路,走好了,咱就能把鬼子全甩开,万一火车不行,咱就得从北面往回绕,路会远很多,现在战士们的负重太沉了,行进速度很可能赶不上鬼子。”骨哲一边说一边把地图收了起来。

“把握大不大?要是把握不大的话我看还是绕着走吧,顺道还能再打几仗。”洪斌还是有点耽心地说道。

“把握至少有七成,如果往回绕着走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少会减员三分之一,鬼子已经上两次当了,几乎没有可能再让我们骗一次。”骨哲摇摇头说道。

“三分之一?!”洪斌一下子犹豫起来,这么大的损失可是‘铁麾军’所承受不起的。

“鬼子现在已经很清楚我们大致的位置,明天傍晚之前一定会再一次盯上咱们的,不出险招就不能做到出其不意,要是按部就班地和小鬼子斗,现在咱们还没有那个实力。”骨哲很冷静地说道。

“那也得先扔两颗烟雾弹给鬼子,别让他们闲着。”洪斌想了一下后说道。

“这个我想好了”骨哲点了一下头后继续说道:“派个小分队南下敲一下朱吴,打了就走,然后直接绕回到赵瞳村,那里有民兵接应不用耽心小分队的安全。”

“小鬼子肯定不会往朱吴调兵,这一颗算是白扔,不过也够鬼子手忙脚乱的。”洪斌点点头说道。

“上不上当都不要紧,只要小鬼子紧张就行,鬼子一紧张就一定会更加注意在各处封锁我们,但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劫火车走,鬼子会把他们的兵力布置在莱阳到栖霞还有莱阳到小纪这两线,我们就是要和鬼子背道而行,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地拖着鬼子乱跑。”骨哲不紧不慢地说道。

“回到大青杨村以后呢?咱还出来不出来?”洪斌心里基本上已经认同了骨哲的冒险计划开始考虑起下一步来。

“回去以后马上就走,趁着各地鬼子兵力空虚,咱们直奔115师,到了115师后再看情况定下一步。”

“行,就这么定了,老是来回地转圈也有点蒙,这次走趟远的。”洪斌肯定地说道。

“明天早上小分队八点出发,人不用太多,十个就行,关键靠游击队帮咱们造声势,咱们七点走,不到九点就能到许家店,只要弄到火车,傍晚之前就能回到大青杨村。”骨哲继续地说道。

“这个一会我就去安排,还有什么?”洪斌谨慎地问了一句,生怕露了什么。

“嗯”骨哲想了一下后说道:“小分队不用急着回来,争取把那些重伤员也接到赵瞳村养着,这样就有二十多咱们的战士在赵瞳村帮着打游击,以后也能牵扯不少的日军,等有机会再让他们归队。”

“好,让他们把‘歪把子’全带走,游击队用这个还挺顺手。”洪斌点了点头说道。

“行,都带走,留着也没有用。”

“那我去安排了,你再迷糊一会儿。”洪斌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去,不一会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你准备带那个日本女人到什么时候?”刘琳华总是在骨哲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地出现。

“吓死我了。”骨哲拍了拍被刘琳华突然出现而吓得扑通乱跳的心脏小声说道。

“回答我。”刘琳华披着一张军毯一下子就坐到了骨哲的怀里。

“这个要看情况变化,留着她还有用。”骨哲压低了声音在刘琳华的耳边说道。

“有用?有什么用?比我还有用?”刘琳华不依不饶地问道。

“又来了,又来了”,骨哲不耐烦地说道:“她是我的敌人,你是我的老婆,你不要老吃她的醋,这根本是八竿子打不到的。”

“谁说我吃醋了,我说过吗?”刘琳华转过头来问着骨哲。

“没有,没有。”骨哲急忙地说道。

“就凭她也配让我吃醋”刘琳华不屑地说道。

“就是吗,她哪能和你比,我只是在利用她,等哪一天她没有用了,我让你亲自枪毙她。”骨哲小声地说道。

“枪毙?便宜她了,看我到时候怎么折磨她,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成。”刘琳华狠狠地咬着牙说道。

“算了,到时候给她一枪就行了,别弄得血淋淋的,怪吓人的。”骨哲可算是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

“又心疼了。”刘琳华似笑非笑地说道。

“快睡吧,我是累坏了,明天还要走远路,不休息好叫小鬼子抓到可就惨了。”骨哲一边说一边从身旁背包里取出军毯披在了身上,然后就轻轻地抱住刘琳华闭眼休息了起来,这刘琳华见骨哲不说话了,当下也不多言,微微地把身子向骨哲的怀里靠了靠,慢慢地也睡了起来,静静的林间就只剩下微微的风声和高高在天上的月亮。

民国二十八年五月十二日早上六点

山林间吱吱喳喳的鸟鸣声将‘铁麾军’的战士们一个个地从睡梦中叫了起来,五月宜人的气温使得战士们在晚上都睡了一个美美的饱觉,这让长途奔袭了好几天的战士们极大地恢复了体力和精神,在整理好各自的装备以及吃完早饭后,‘铁麾军’的大部队就开始向着预定的许家店方向摸去,而那支十人的小分队则在又休息了一个小时后踏上了征途。

就在‘铁麾军’大部队到达距离许家店只有不到一里地的时候,十人组成的小分队也来到了朱吴的外围,原本还有一个中队把守的朱吴因为频繁的调动现在只剩下一个小队外加四十来名的伪军,按照出发前的布置和安排,小分队并没有过多地纠缠在朱吴,而是在消灭掉大部分鬼子之后就急急地继续南下,向着赵瞳村快步而去。

朱吴的日军很快就把遭到袭击的消息报到了莱阳,只是这时候的小林浅三郎已经不会再被任何的假象所迷惑,在静静地想了五分钟以后,小林浅三郎做出了和骨哲预料中一样的兵力部署,那就是以莱阳为中心,南北各辐射出一道封锁线,力求把整支‘铁麾军’牢牢地包围在莱阳以东的狭小地区,不仅如此,小林浅三郎还电令烟台、青岛两地的日军迅速派出部队进驻栖霞和崖子两地辅助整个的围剿计划。

各地的日军在接到最新的调动命令后立即地行动了起来,虽然这已经是最近几天以来的第三次调动,但为了给死去的一万多名的日军报仇,各支部队的日军指挥官还是不顾士兵的疲乏下达了全速前进的命令,这让已经疲惫不堪的日军士兵不得不再一次地满负荷运转起来。

九点一刻,骨哲带领着二十名化装成日军的特战队员向着百米之外的许家店火车站大步地走去,这也是整个突围计划的第一步,千万不能有任何的错失。

五个日军士兵和六个伪军正站在火车站的门口盯着偶尔路过的几个行人,不大的小站注定了这里只是几天才有一列火车短暂地停靠,更多的时候,火车都是从这里呼啸而过,所以这里的冷清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骨哲的身影刚一出现就引起了几个日军士兵的一阵骚动,许家店火车站还从来没有过大佐一级的军官到过,这让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的日军士兵立时紧张起来。

“您好,大佐阁下。”站在车站门口的一个日军军曹急急地对着骨哲敬礼说道。

骨哲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在仔细且平静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十几个日军和伪军后,方才缓缓地用日语说道:“辛苦了,这里安全吗?”

“报告大佐阁下,这里非常安全,四周没有支那军队。”回话的军曹直直地挺着腰板回答着骨哲的问话。

“黝西,这里一共有多少人?”骨哲继续地问道。

“报告大佐阁下,这里一共有十四名士兵,还有九名蝗协军协助守卫。”军曹大声地回答着骨哲的问话。

“负责铁路保养的有多少人?都是帝国的子民吗?”骨哲一边问一边向着车站里面走去,而那回话的军曹则小心翼翼地跟在了侧面。

“一共四个负责铁路的保养,其中一个是大日本帝国的国民,还有一个朝鲜的和两个支那的。”军曹飞快地回答着。

“黝西,集合这里的所有人,两分钟后我要见到。”骨哲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说道。

“嗨”,日军军曹在应答了一声后就急急地跑了开去,随即整个车站全部的二十七个人就齐刷刷地站到了骨哲的面前排成了一排横队。

“把支那人分开”,骨哲冷冷地对着自己眼前的队伍喊道。

“嗨”,日军军曹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走到队伍的后面把九个伪军和两个中国铁路职工推到了旁边。

“黝西。”骨哲微微地笑了一下,目光穿过日军的队伍看了看站在后面的自己的特战队员,“射击”,微笑中的骨哲突然地用中文喊了一句。

就在队列中的日军士兵还没有对骨哲说出的话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十枝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自动手枪就在一秒钟内被拔了出来,然后就是轻微的连续的十几声枪声,一切在瞬间开始,一切又在瞬间结束,只用了不到三秒钟,一共十六具的尸体就仆倒在了地上,浓重的血腥味一下子就弥散了出来。

九名伪军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彻底地吓傻了,听说过日本人很残忍,但没想到蝗军对自己人也这么狠,快要尿裤子的伪军们很快地就跪到了地上,再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希望眼前的日军大佐能够放过自己一马。

“收拾一下,把队伍带进来,隐蔽起来,快!”骨哲一边下着命令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时间不大,整支‘铁麾军’的大部队就涌进了许家店火车站,七百多的战士将火车站里仅有的两座小楼和一个储备铁路物资的仓库挤的是满满当当。在用水清洗完站台后,十几名的战士将十六具解除了武器弹药的日军尸体后丢在了铁路旁的一个废坑里并盖上了厚厚的棚布掩人耳目,而那九名伪军则在六名战士的监视下抱着没有子弹没有枪栓的空枪继续地在火车站门口站着岗。

“别怕,我们是‘铁麾军’,是来打鬼子的。”骨哲在调度室里对着还有一点哆嗦的两个中国的铁路职工说道。

“听,听过。”两个铁路职工不停地点着头。

“别怕,坐。”骨哲指着一张长椅对着两人笑笑地说道。

“长官有什么吩咐?”两人之中的一个小心翼翼地对着骨哲问道。

“咱这里一天大约能经过多少趟火车,我是说从东往西走的。”骨哲对着说话的铁路职工问道。

“大约三十多列吧,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答话的铁路职工终于恢复了一点常态。

“喝水”,骨哲用手指了一下身边桌子上的水壶对着两个直冒冷汗的铁路职工说道。

“不渴,不渴,长官有话尽管问。”两人急忙摆着自己的手说道。

骨哲苦笑了一下,看来眼前的两个人是被吓着了,也难怪,十几个大活人就那么一声不响地死在了眼前,无论谁没有心理准备都会被吓一跳的,也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来平静一下。“咱这里每一列火车都停靠吗?”骨哲继续地问道。

“俺这里是小站,一般两三天才有车在这里停一下,要不就是机车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检修才在这里临时停一下。”另一个铁路职工也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开始回答起骨哲的问话来。

“哦,是这样。”骨哲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后继续的问道“我想让一列火车停下来带我们走能行不能行?”

“是全走,还是就您一个人走?”答话的铁路职工追问了一句。

“全走,七百多人,还有炮和弹药”骨哲很快地就答了出来。

“七百多人,七百多人。”坐在椅子外边的那个铁路职工小声地念叨了一句。

“怎么了?”骨哲对着自言自语的那个铁路职工问了一句。

“七百人,客车是坐不下,只有坐货车走,一个车厢能坐三十人,一列车正好全装下。”被骨哲问到的铁路职工一字一句地答道。

“行,什么车都行,只要是往西走的就行,什么时候能有车。”骨哲高兴地点了点头。

“再过半小时就有车经过,只要拦下来你们就能走。”坐在骨哲身旁的那个铁路职工点着头说道。

“我是拦不下来,得靠你们给我拦,你们不是有什么紧急信号灯什么的吗?拦下来就行,后面就交给我们,你俩不会有危险的。”骨哲可不想用暴力的手段来拦火车,一则危险性太大;二则一旦惊动敌人就会前功尽弃。

“好,长官,我们拦,我们拦。”两个铁路职工忙不迭地说道,眼前的骨哲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十几个鬼子永远地趴在地上,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你俩有亲人在这吗?”骨哲冷不丁地问出来一句。

“没有,俺俩都是外省的,来这里讨口饭吃。”年龄稍长的那个铁路职工点着头答道。

“那就好。”骨哲满意地点了点头,“等会儿给你们俩一人一百大洋,坐车跟我们一起走,别在这里待了,要不然等鬼子来了非活剥了你俩不可。”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两个铁路职工急急地对着骨哲感谢着,能捡回一条命不说,还能拿着一百大洋逃离小鬼子的虎口,这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军长,外面那几个怎么办?”特战队员荒原用手指了指窗外车站门口的几个伪军问道。

“走的时候全干掉,记得把尸体藏好,尽量拖延被小鬼子发现的时间”骨哲冷冷地对着荒原说道,在得到荒原肯定的点头示意后骨哲慢慢地然走到了屋子之外查看起周围的地形来,为即将的劫车行动做着必需的准备工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