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热血冷锋

一、宁死不屈

“九一八”事变以来,战火迅速蔓延到东三省,随着东三省的相继沦陷,日本军队长驱直入,跨过山海关,直逼北平。

沈阳,当时的奉天城。封家大院座落在城北。时值夏意正浓的时候。院子里的大柳树一片葱绿,娇脆欲滴。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直通向院内那座漂亮的小洋楼。洋楼的主人,就是当时奉天城里有名的天通贸易公司老板封正阳。

封正阳是奉天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老板,天通贸易公司是祖上留下来的产业,到了封正阳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了。封正阳从小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儒家思想的熏陶,又天生是一个生意人,头脑灵活,思想活泛,正值而倔强。公司在他手里经营的如火如荼。天通主要以经营药材和粮食为主,东北产的粮食,尤其是当地的粮食,大部分都是有天通运往省外。

封正阳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封书范,女儿名叫封雅琴,深得封正阳的喜爱。儿子自从在英国留学回来,一直在一家学校工作,封书范有一个理想,就是自己在奉天办一个学校,希望把他在国外学得的知识传授给所有求学者。女儿还在北平读大学。

封正阳的生意和人品,在奉天乃至整个东三省都是很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的铁蹄踏入我幅员辽阔的东北大地,战车长驱直入,我东北沦为亡国区。奉天也成了日满统治下的黑色奉天。

封老爷子自从日本侵略者进驻奉天那天起,就把所有的生意关了张。老爷子闭门谢客,不见任何人。封书范所在的学校也被迫停课,学生们连命都保不住,哪还有心情去上课呢?日本人让学校教授日本语和日本文化,受到学校老师们的抵制,不少老师被抓取拷问,甚至被杀害致死。封书范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气愤之余,他愤然挺身而出,当日本人知道他就是当地有名的富商封正阳的公子时,又很客气的把封书范送回了封府。

日本驻奉天最高特务机关长小山太郎,听说此事后大为光火。他把手下人臭骂了一顿后,便准备了一份厚礼,身着便装,亲自到封府,登门谢罪。

门房见小山太郎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颇有学者风范,便进去告知封正阳说:“门外有一学者打扮的日本人说要求见您!”

“我不是说了吗,谁都不见,更何况是日本人呢!让他回去吧,就说我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客!”封正阳看看下人说。下人转身要走,一旁的封太太,蒋琬华笑着说:“老爷,您还是见见吧,这几天一直有一些日本人要见你,都让你给挡回去了,这次还是见一下吧,我们现在虽说不怕得罪日本人,但是也不能太明显的和他们这样,那对我们是不利的,您说呢,老爷?”封正阳看看夫人,又抬头看看站在身边的门房下人,叹了口气说:“好吧,你让他到客厅等我!我换件衣服就过去!”门房把小山太郎领到客厅,侍女小荷,给小山太郎端上茶水后,便轻轻退了出去。小山太郎自己在客厅里看着客厅的四周,客厅的布置是采取中国传统的方式布局的,清一色的紫檀木家具,墙上挂着各时代名人字画,整个客厅朴素雅致,充满了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韵味。小山太郎被东面墙上的一副字吸引了: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字写的遒劲有力,洒脱飞扬,字里行间看出写字人的心胸和气魄。小山不由得暗暗称赞道:“好字,好字啊!”

“不光是字好,关键是诗好,这是文天祥的《过零丁洋》,我很喜欢这首诗,大气磅礴,浩气长存,正义凛然,慷慨赴死的精神叫人佩服啊!这字是小儿所写,让你见笑了!”封正阳说着走进客厅。小山看见封正阳连忙说:“封老您好,在下是小山太郎,今日冒昧,登门拜访,打扰封老清休,实在唐突,还请封老原谅!令公子写得一笔好字,佩服啊!佩服!”

封正阳看看他笑着说:“不必客气,更不必如此咬文嚼字,我是个生意人,不是文人,小山先生登门有何见教,就请直言吧?”小山太郎看看封正阳笑着说:“封老一代儒商,为人做事皆为楷模,小山早有耳闻,今日求见,是专门为令公子的事情上门致歉!另外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封老考虑!”“哦,你一个个堂堂的大日本帝国的特务机关长,还能有事求我?真是笑话,笑话啊!你说吧,什么事,说来我听听!”封正阳笑着说。小山站起来,鞠了一个躬说:“我们想请您出来做奉天商会的会长,领导奉天的商业繁荣,把奉天的商业搞得更好!想必您不会拒绝我们吧?”封正阳哈哈一笑,看了看小山太郎说:“我老了,做不了这事情了,况且我还是个中国人,现在还不想做狗,你看谁愿意做这条狗,你就找谁去吧!”

小山看了看封正阳,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脸上堆着笑说:“封老这话怎们说的?我们是共存共荣,共同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嘛,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出一份力不是,您在奉天德高望重,登高一呼,响应四起,我们也真诚的欢迎您能为大东亚共荣,为满洲国皇帝陛下多做一些贡献嘛!”“够啦,请你不要说了,我刚才就说过,我是个商人,不是政客,更不是军人,我只做我的生意,别的我一概不问,这件事,恕我不能从命,请另选人才,对不起!送客!”封正阳头也不回的说完这些话,自己先走出客厅,把小山一个人晒在那里。

下人过来看看小山说:“先生请吧!”小山笑笑对下人说:“告诉你们老爷,我还会再来的,但是再来就不是这么客气了,也不是现在这个天样子,你的明白吗?”下人看看他,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在前面引路,小山气呼呼的跟在后面走出封府。

此事以后,小山接二连三的来了几次,每次都不欢而散。封正阳的态度让小山感觉到这个人的固执与顽强。小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琢磨着,最后他想出一条毒计,那就是拿封书范下手,封书范是封正阳唯一儿子,是封家的接班人,要是控制了封书范,不怕他封正阳不低头。小山抓起桌上的电话说:“给我要封府,封公馆”一会电话接通了,正是封正阳接的电话,小山在电话里阴险的冷笑着说:“封老,您还是没有考虑好吗?这个会长您是不打算做是吗,如果您不做,那我们只有请令公子来做了,哈哈!”

“你们怎么能这样,他是一个书生,根本不懂得做生意,他怎么能做商会会长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你们这是在威胁!敲诈!”封正阳在电话里厉声说道。“哈哈,封老,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啊?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您不愿意出面,我们只能请令公子出面啦!哈哈!”小山在电话里大声笑着,挂断了电话。封正阳气得浑身发抖,扔掉了电话,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封正阳就去了公司,一直到晚上很晚回来。

吃罢晚饭后,封书范回到自己的书房,每日练字是他的习惯,封书范打开桌上的宣纸,铺纸研磨,提笔悬腕,一首杜甫的《春望》一挥而就: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封书范写完了,仔细看着写就的诗句,小声吟诵着,正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封书范一惊,迈步往外跑,迎面正碰上服侍他的佣人封小明,小明大声叫着说:“少爷,少爷!不好了!老爷他,他……!”

“老爷怎么了?快说啊?”封书范焦急的问,“老爷,老爷他在楼上开枪自杀了!”小明哭出声来说。封书范眼前一黑,差点摔在地上,小明上前一步扶住他,封书范大声哭喊着疯了一样往楼上跑,来到父亲的房间,封书范愣住了。只见父亲一身干净的中式长袍穿在身上,斜靠在椅子上,脑袋太阳穴处一个血洞,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时,蒋琬华,还有其他佣人也都闻声跑了上来,蒋琬华见状一下晕厥过去。

封书范眼含热泪把父亲的遗体抱到床上,用一块洁白的床单盖好。这才发现在桌子上,父亲留给自己的亲笔信,封书范颤抖着拿起父亲的信,父亲苍劲有力的笔迹映入眼帘:

“书范吾儿,值此国家存亡之秋,我作为一个中国商人,实不甘委身倭寇,以求一己平之安!山河破碎,风雨飘摇。我年事已高,虽不能拔剑扬眉,杀敌报国,但也绝不能卖身求荣,屈身于敌寇!倭贼,多次欲逼我做商会会长,屡遭我拒绝,倭贼贼心不死,竟然以你威胁于我,我只有你这一子,万不敢让你落得骂名千载。思前想后,我只有了此余生,方可断绝倭贼之野心。方可保我封家安然。今日,我已将封家全部财产变卖,存入香港银行,所卖款项,望你在适时之时,全部捐给国家抗日武装,也算我报效国家之微薄力量!你母,望你细心照料,还有琴儿你也要负起兄长之责,教育她成人走上向人生!部分财产换成金条存于我柜之中,足够你等生活之用,家中佣人,善自待之,能发放钱财者,发放钱财使其还家,不能还家者妥善安排!不可慢待!父已年迈,此等死法未尝不是解脱,望吾儿切莫悲伤,你可料理完家事,携母前往北平寻你妹,离开这战乱之地。切记,你是封家子孙,华夏儿女,断不可卖国求荣,更不能辱没家风,殃及祖宗蒙羞!望儿能了解父之一番苦心,做一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之好汉男儿!父泉下有知,也当瞑目也!”

封书范看完父亲的遗书,痛哭不已,一旁佣人也都跟着哭泣起来,封府上下,哀声遍地,悲号不断。封书范连夜安排家人搭设灵堂,披麻戴孝,祭奠父亲。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