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世代枪王

第一百九十五章:无敌枪圣(1)

石头看到老虎有些不高兴,石头叫住了老虎,石头问:“西门队长不高兴?”

西门老虎爽快人,一点不避违自己的心思,西门老虎说:“不高兴不是我不高兴,是我的九环滚肉刀不高兴,九环滚肉刀三天不喝小鬼子的血,它就闹意见和我闹分家,九环滚肉刀不高兴了,你说我能高兴么?”

石头笑,西门老虎也笑。

石头说:“狡辩,西门老虎也学得有些弯弯肠子里,西门老虎真会为自己狡辩,你说你不高兴就是了,干嘛扯上了九环滚肉刀,曲里拐弯的说事情?西门老虎越来越有意思了。”

西门老虎一脸严肃分辩,说:“就是嘛,我的大刀我最懂他。”

石头说:“好啦,我不和你争了,眼前有这么多的鬼子兵,还有让滚肉刀喝不上血的时候?那真叫怪事了。放心,这一次准有让你的九环滚肉刀一次喝个够。”

西门老虎瞪大了眼睛,十分较劲地说:“说话算数?”

石头说:“当然算数,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

西门老虎点头,说:“也是,也是这么回事!”

西门老虎高兴,带着队伍撤到山后去了。

石头对珍宝说:“老虎就是老虎,三天不吃肉,见不到荤腥,精神就提不起来,样子像病猫。”

珍宝感叹说:“真是一员猛将啊。”

石头点点头,石头对珍宝说:“他们都下去了,我们要放开手脚,对付小鬼子的狙击手就看我们两个啦。”

石头和珍宝都竖起了大拇指,两个人又一击掌,都信心十足的样子。

小毛猪跑来了,小毛猪说:“还有我哪!我是大当家的传令兵,什么时候少了我,哪有我不在大当家的身边时候?”

石头说:“好好好,还有你。不过,我要对你约法三章,你干么?”

小毛猪说:“只要能留下来,约法十章我也干,你说吧!”

石头说:“听好了,第一不准随便走动,第二不能随便张望,第三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些你都能做到么?”

小毛猪说:“啊呀,我以为怎么个约法三章,原来就这么三点啊,能能能,一定能做到,这一点上大当家的你就放心好了。”

现在,老虎队他们都撤到了山后,偌大的阵地只剩下了他们石头珍宝小毛猪三个人,真叫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可是,为了打击小鬼子狙击手的嚣张气焰,谁打第一枪,珍宝与石头发生了争论。

两个人都知道鬼子在明处,他们也在明处,所不同的是,小鬼子的狙击手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他们这里完全被鬼子的狙击手监视控制,所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招来了鬼子多个狙击手的同时打击,所以这第一枪尤其重要,也尤其危险。打这第一枪,要求出枪要快,要准,要恨,争取一枪毙敌,做到这一点还不行,还要毙敌之后,撤身要快,打击敌人重要,保存自己更重要。

所以,石头决定:这第一枪必须由他来打!

珍宝却不这样看,珍宝因为石头是大当家的,负责全面的指挥工作,这么危险的事,不能由大当家的亲自出面,杀鸡何用宰牛刀,这第一枪应该由珍宝来打,要知道珍宝的枪法也不是吃素的。

争来说去,没有头绪,石头来个一锤子定音,石头说:“别争了,我是大当家的,第一枪必须由我来打,就这么定了。”

石头说就这么定了,珍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第一枪的危险是可想而知,珍宝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出枪速度与石头大当家没法比,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石头争取第一次出枪,完全是出于爱护自己,保护自己,珍宝的心里很受感动。

确定好了谁打第一枪,下面的步骤就好办多了。石头打出了第一枪,珍宝紧接着打第二枪,一般情况下,两个小鬼子的狙击手在他们这两枪下就报了销。

小毛猪急了,小毛猪说:“那我干啥?总不能你们吃肉我连汤都喝不上,那样太不公平了。”

石头说:“你嚷啥,一起行动听指挥你忘啦?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把你忘记了?你有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负责吸引鬼子,这下子你高兴了吧?”

小毛猪高兴,小毛猪说:“当然高兴了!”

小毛猪处在石头珍宝两个人之间,小毛猪的任务就是吸引小鬼子的狙击手,小毛猪用枪头挑着自己的破毡帽,一丝一丝举上战壕,

“啪”地一响,小毛猪的毡帽,果然引来了鬼子狙击手的一声枪响,子弹正打在毡帽正中,如果是一个人脑袋的话,这一次非被揭了盖不可,情况肯定比那位被鬼子狙击手打死的队员强不了多少。小毛猪一惊,小鬼子的狙击手果然厉害。

鬼子枪声刚过,石头简直就是闻声而起,石头几乎就是顺着鬼子打过来子弹的弹道,抬手就回击了一枪,就是这一枪,打毡帽的这个小鬼子的狙击手,就被石头一枪打碎了脑袋,一下就软在狙击枪上,脑浆血水扑满了他的那支刚刚发射过子弹的狙击枪上。

小鬼子的狙击手打出一枪,打在这边小毛猪举起的毡帽上,转眼就被对面的石头一枪毙命,鬼子的其他狙击手都吃了一惊。从鬼子的枪响,石头出枪打响,仅是一瞬间的事,石头出枪开枪,两个动作就像一个动作一样,快如闪电。

石头一枪毙敌后,不敢有半点的懈怠,立刻卧倒撤身,向一边翻滚,石头的所有动作都是经过他深思熟虑过的,在心里不知演示了多少遍,即便就是这样,就在石头卧倒之时,鬼子的一发狙击弹,几乎就是贴着石头的头皮啸叫地飞了过去。

一切都是计划好的,石头这面撤身卧倒,珍宝那面立刻举枪射击,打响了狙击鬼子的第二枪,又一个鬼子狙击手被打翻在地,象被放倒了一袋子粮食一样,声音又闷又沉,小鬼子的狙击手面朝天向后跌倒在地上,钢盔被击穿,脑袋被打碎,流出了一摊黑血。

两枪放躺了鬼子两个狙击手,对其他鬼子的狙击手是一个不少的威慑,鬼子的其他狙击手就颤如寒蝉。

石头打过了第一枪,就卧倒撤身,向一边打了一个滚身,又打了一个滚身,离开了他原来射击的那个位置,石头又慢慢地趴在战壕上,用望眼镜悄悄向鬼子的阵地上观察着。奇怪,这一次小鬼子的阵地上看不到一个鬼子,更别说狙击手了。

两枪就打掉了两个鬼子的狙击手,对鬼子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个震动,中国人,中国武装竟有这么神奇的神枪手,让龟山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他撤下了一半的狙击手,只留下了几个心理素质好的狙击手,继续与石头他们对峙。

对面山上的枪法奇好,龟山想到了枪王,那个叫石头的天下枪王,难怪对面的这股武装打起仗来有章有法,一次打掉了他的炮兵。不过,龟山并不气妥,他有近千人的鬼子兵,他想他有能力消灭枪王还有他的武装。

龟山甚至还有些自喜,用中国的一句话来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石头用望远镜悄悄在观察鬼子的阵地,寻找着鬼子的其他狙击手。石头知道小鬼子的阵地上看不到一个鬼子,不能等于就是没有鬼子,鬼子的狙击手受过特殊训练,善于伪装,而且伪装的技术非同一般,对付鬼子从来都容不得半点马虎。

石头用望远镜向鬼子阵地上观察着,石头所在的位置有些背光,绝不用担心望远镜有什么反光的问题,被鬼子发现,再说石头的望远镜前被套上了一段土色的纸筒,本身就有很强的伪装性,更就不会被鬼子所发现。

小鬼子的狙击手一下,全不见了,说明引诱的程度不够,砝码太低,小毛猪多次举毡帽,小鬼子始终不见动静,说明毡帽一引不起了小鬼子狙击手的兴趣。小毛猪失去了耐心,他准备真人引诱,用自己的冒险,引来鬼子狙击手的攻击。

小毛猪放下了毡帽,小毛猪暗骂:“他奶奶的小鬼子,老子就是不相信你们会有那么大的耐心。”

小毛猪忽然站直了身子,石头一回头看到了小毛猪的冒险行为,石头大骂:“小毛猪你干啥?找死啊!”

小毛猪急忙蹲下来,但还是慢了一拍,由于挨了石头的骂,小毛猪向石头的方向一转头,脑袋微微有些一偏,一发子弹紧贴着小毛猪的耳朵飞了过去,灼热的子弹削去了他的一点耳尖,灼伤了他的头皮,小毛猪的一面脸立刻就有血流了下来,小毛猪倒下来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头脑清醒,手脚还能动,只是头皮的灼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小毛猪的心理忽然有些欣喜:疼就好,疼就说明他还活着。

石头愤怒,石头搂动扳机一枪又打死了那个开枪的鬼子狙击手。石头冲跑过来,石头对小毛猪说:“你找死么,谁叫你站起来的?”

小毛猪无话,小毛猪只低头一味地擦脸上留下来的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