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抗日之无常

第三十七章 淞沪硝烟(五)

致书友剑FFFU倭喉、呼延觉罗脩及诸位书友:对不起,更新晚了,抱歉抱歉。大刀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有时间更新,大刀打字水平又太臭,我试了一下,一分钟只能打二十多个字,所以想多更新也不可能,只好请诸位书友多包涵一点,大刀努力做到天天更新,请诸位多多支持,您们的鼓励,就是大刀更新的动力,为大刀和萧峰加油吧!

* * *

操场上的战斗进入了尾声,鬼子在操场上值班的军官已死亡殆尽,这是因为初进中国的鬼子战斗力极强,军官都是身先士卒,因为这样可以大幅提高士气,副作用就是军官伤亡率极高,这也是二战日军最终失败的一个原因,有经验的军官都死光了,剩下的都是些半吊子,除了会指挥士兵送死,哪里会打仗?而日军士兵又是世界上最没脑子的士兵,只会机械的执行长官的命令,除了烧杀强奸能无师自通以外,永远也不会有灵机一动,打出石破天惊一击的时候。

日军炮兵现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按日军炮兵操典:炮在人在,炮亡人亡。可是现在大炮完好无损,人却快亡光了。这要是欧美军队,绝对会马上缴枪投降,打不过投降可以吧?总不能让人没活路不是?要是换到中国军队,那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引爆炮弹,同归于尽,你让老子难过,老子也绝不会让你舒服!可现在偏偏是日军士兵遇上这倒霉事,大日本皇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哪里能想到会有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一天。操典上又没又说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日军士兵只好在大炮群中四散奔逃,拼命是甭想了,搞偷袭这帮家伙根本就没有拼刺刀的兴趣,只是一个劲的开枪!开枪!扫射!扫射!简直八格至极!刺刀哪里能拼过子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大日本皇军是不怕死,可是白白送死也是很冤枉的不是?

有脑子活络的想到炸炮或引爆炮弹,和这些来历不明,战斗力恐怖,又不讲武士道的家伙同归于尽!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可是想想又不敢,大炮可是天皇的财产,没有命令擅自引爆,把自己炸个尸骨无存不说,即使仗打胜了,恐怕也会被安上一个破坏圣战的罪名,永世不得超生。这些人就拼命想找一个能下命令的指挥官,可是指挥官都死光了,胡乱跑动,没的成了特战队的靶子,一个点射过去,立刻死翘翘了,也不用再为这些倒霉事烦心劳神。

于是,一场战斗演变成单方面的屠杀,屠杀的一方依仗着武器犀利,单兵作战能力超强,肆无忌惮地射杀着所有遇到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这种情况,在大熊的队伍加入后愈发的变本加厉。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一阵短促的点射过后,整个操场上再也找不到一个活着的日军士兵了。

这时,石牛在搜索完所有教室之后,也会同拼完刺刀的罗玉国部出来跟萧峰会师了。石牛和陈天虎带的二十人无一伤亡,罗玉国部在人数占到二比一的优势下,竟然死了三十多人,死亡率达到一比一。罗玉国却非常高兴,说这是国军跟日军拼刺刀绝无仅有的伤亡比例,应该是一次大胜!中日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差距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集合完部队,萧峰来不及多说,立刻挑出一百名炮打得好的士兵,三到四人一组,再加罗玉国部一至两人,每组一门火炮,立刻就位,熟悉装备。再命令剩下的人由大熊、老鬼、陈天虎分别率领,利用鬼子留下的战壕,设立防守阵地,准备对付附近鬼子的反扑。同时命令罗玉国的报务员联系宋希濂,让宋希濂的炮兵观测员马上报出目标坐标,以便进行火力打击。

接到报告,宋希濂惊得目瞪口呆,整个师指挥部的人也都傻了。乖乖,这还是人吗?宋希濂心道。对于萧峰说要送自己一个炮营的事,他根本就以为是个笑话,鬼子一个有二十多门重炮的阵地,连警卫部队加炮兵,怎么也有六七百人。他无常就是再能耐,以区区三百余人,想要全歼了鬼子,还要夺取大炮,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能把大炮炸掉,那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但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他还是抽调了五个最优秀的炮兵观察员,携带电台,派人护送到鬼子最有威胁的几个阵地前潜伏下来。又在每个团抽出一个营,补充弹药兵员,集结到预进攻出发地,等候攻击命令。就让这些士兵辛苦一下吧,算是有备无患,宋希濂想。

可是,现在好事偏偏找上门来了,听完报告,宋希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乐得都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一叠声的命令:“快让炮兵观测员报坐标!快!快!快!”

炮兵观测员很快接通了萧峰的电台,兴奋地把一连串的坐标爆豆似的报出来。娘的,这些日子尽受小鬼子大炮的气了,今天也让你们这些罗圈腿享受一下钢铁的洗礼。

坐标报完不久,试射的炮弹就落了下来,观测员麻利地报出修正坐标,再修正一发,接着就是暴雨似的大口径炮弹呼啸落到鬼子的阵地,把鬼子那单薄的工事炸得一塌糊涂。日军在中国作战,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充当占据绝对优势的进攻一方的角色,而国军的大炮又少得可怜,大口径重炮几乎可以说没有,所以根本就不重视修筑坚固的工事,所以这下乐子就大了,残肢碎体夹杂着破碎的枪支,四处飞溅。

早已占据攻击位置的国军士兵登时士气大振,像一头头发疯的猛兽似的,挺起上着雪亮的刺刀的步枪,狂吼着冲向日军的阵地。日军士兵也悍不畏死,冒着猛烈的炮火,纷纷举枪还击,但已无济于事。晚上日军飞机无法起飞,而本来属于己方的炮火,却变成夺命的死神。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36师士兵像海浪一样,一波接一波地冲入日军阵地,宋希濂又快速抽调部队,参与攻击,以增加攻击后劲,并上报指挥淞沪抗战的第九集团军中司令张治中,请求协调其他部队配合行动,以求最大限度的扩大战果。

萧峰的特种部队士兵初始使用这些火炮,还有些陌生,打得不那么准确,可是几轮射击过后,情况就大为改观,炮火越打越快,也越打越准,人也越来越兴奋,用鬼子的重炮,肆意的轰击鬼子的阵地,想想都爽死了。按炮兵操典,炮弹不准放在火炮附近,可小鬼子偏偏图省事,把炮弹一堆堆的都放在离火炮不远的地方,这下可省了这些家伙的事了,抱着粗大的炮弹,奔跑如飞,火炮的射速越来越快,只打的前线的观测员在步话机里疯狂地吼着:“打得好!打得好!”

驻守的防区距粤东中学最近的是鬼子中部警备部队,他们发现炮兵阵地出了问题,负责指挥的鬼子中佐伊藤茂连忙七拼八凑,在本来就极其紧张的防守部队中抽出二百来人,要全力夺回重炮阵地。

这支部队在距重炮阵地五六百米的时候,就被前出侦察的特战队士兵发现,连忙用步话机通知了萧峰,萧峰早有准备,命令警戒部队的二十门六零迫击炮立即开火, 一定不准鬼子靠近重炮阵地步枪射程以内,同时抽调两门150MM重迫击炮加入反击行列。

150MM重迫击炮的炮弹足有碗口粗,一颗炮弹落下,就能炸出直径四五米的大坑,爆心附近二十米以内的人,没被炸死也被震死,绝不会有活着的人。

随着猛烈的炮击,陈天虎带着两个小队跃出战壕,准备清理在炮击中漏网的鬼子,可是他们显然白忙活了,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在猛烈的炮击下,二百余鬼子躲无可躲,死伤殆尽,只干掉两三个特别走运的家伙,其余的能留个全尸,那就已经是吉星高照了。

在萧峰的特种部队配合36师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张治中也调动全线部队,发动牵制攻击,使鬼子无暇调兵增援,使得36师的攻击异常顺利,宋希濂甚至连师部警卫营也大部派上前线,以保持攻击势头。

半夜激战,36师战果辉煌,连克沪江大学、新公园等要点,在这些地方,36师因为鬼子的重炮,曾流尽鲜血,苦战不得。可是今天晚上,同样是36师,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以摧枯拉朽的攻击,轻而易举地把这些地方一一拿下。

当黎明的曙光初现的时候,参与攻击的36师先头部队出现在视线中,负责警戒保卫任务的大熊、老鬼、陈天虎他们登时长长地嘘了口气,这大半夜精神绷得紧紧的,现在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

至于那些操纵火炮的士兵,因为体力严重透支,这时都已瘫软在地,一个个倚着大炮,点上香烟,美美地吸上一口,那滋味:就一个字----爽!他们抽的香烟可都是中华卷烟厂特供的极品木盒中华,只是为了携带方便,而改用硬纸盒包装,在市场上你多少钱也买不到。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