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巅峰

第001节 有麻烦

推开门,稍显空旷的屋子里依旧有点霉味。

佘骏心中决定,等下得找几个做家政的来搞个大扫除,好好搞一下卫生。佘姓在横山也有不少人,不过佘骏并没有什么亲友,这些事还得雇人来做。

将祭奠养父母的供品放下,锁好门就出来了。

佘骏的养父姓杨,两年前就去世了,当时都是地方政府来人帮忙办得后事,其时还在部队的佘骏赶回来办了丧事,就又回到了部队。今次退伍一回来,赶紧就去墓地给养父母扫了墓。

佘骏家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房,自从养父也去世后,这两年一直空着,虽然处在还算繁华的街面上,也没有租出去,一直关着。

在旁边的小店吃了一碗燥子面,佘骏向杨大伯打听做家政的人。这杨大伯和养父是隔得很远很远的亲戚,说是一个祠堂的还更形象一点,这里附近有好几家和佘骏养父都是这样的关系,毕竟以前这里还叫杨家寨来着。

杨大伯听了佘骏的话,稍想了想才说道;“小骏啊!咱这个县城做这事的不多,你往北大街那边去看看,我听说那边有。”

佘骏;“谢谢啦!”放下钱在桌子上,出门向北大街那边晃去。

离开横山八年多了,虽然间中回来过几次,但是眼前的横山变化还是蛮大的。听说北大街北边变化更大,好多个新建的住宅小区都在那边。横山现在发展很快,作为资源大县,又处于西部大开发中,项目很多。自己虽然离开了熟悉的部队,但是回来自谋发展应该还是行的。

佘骏不是军官,在部队一直呆在特别部队,每年做着特遣任务,早就盼着退伍回家过上正常一点的生活了,回来也是以志愿兵的身份回来的。回到家乡,没有一定的关系,是没有工作分配的,只有一定数额的补贴发放。眼下佘骏并不急,虽然国家给予的补贴还没有发下来,不过他在做特遣任务的时候也积攒了一些钱,十几二十万还是有的,加上养父留下的一些积蓄,眼下过生活是不缺钱的,再说家里的三层小楼也可以租出去一层两层,找工作还是不忙的,他也想放松放松一段时间再说。按照杨大伯他们的说法,佘骏现在最紧要的而不是找事做,而是找个老婆。毕竟佘骏今年也27岁足了,以前空暇的时光里,可没有少幻想自己和亲密的爱人那甜蜜的两人世界。

横山的外来人口多是来搞‘投资开发’的,当然街上的豪华车也有不少是本省本地的。佘骏摇晃着找到了做家政的小广告,一个电话打去,说好了价钱就回家里等。

要说佘骏家,现在就剩下他一个,纯粹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典型,一闲下来,倒是有点莫名的烦躁,不适应的状态。难道就跟街坊邻舍们说的,思春了?想娶媳妇了?好像还没有合适的对象呢!但是佘骏知道,自己不是这么回事,有时候午夜惊起,想想还是自己先得适应了退伍后的生活,娶媳妇的事情不能急,没得半夜惊起吓坏了别人。对于退伍回家以后初期的适应期,佘骏是有心理准备的,而且部队里的心理铺导员也提醒过他,每个人的心理适应期时间是不一样的,所以虽然他心里热切找个漂亮的女孩子做老婆,但实际上还是比较克制、清醒的。知道自己就算要找老婆,也得过了适应期再说。

将屋子收拾得干净,离过年也不远了,人的适应性真的很强,回来堪堪一个月,现在佘骏也能早上拥着被子睡懒觉到八九点了,午夜惊起的次数也慢慢的少多了,不过佘骏有种感觉,自己就像是慢慢锈蚀的刀锋,感觉慢慢的迟钝。不过这种状态佘骏虽然不爽,但是这样的日子还是让人越来越感觉安宁,窝心,这就是和平年代的老百姓过的生活。佘骏入伍之前过了十八年这样的生活,原本已经沉淀在骨子里的安逸记忆慢慢的苏醒过来,他喜欢这种安宁的生活。

今天早上起来,呆怔了一会的佘骏慢慢的笑了,说实话,他还是更喜欢这种生活,要是能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过这样的生活,该是这世上最大的享受吧?当兵出任务的那些日子,慢慢的,被他悄然关闭向心灵的深处。

县里没有几个战友,家里没有几个亲人,佘骏的新年过的自在轻松。只是觉得退伍了,似乎中央电视台的除夕晚会那水平一下子退步了很大很大,看得他是索然无味,浑然没有了以前部队里一群人挤在大屏幕前看得津津有味的感觉了。

银川,某星级宾馆中,一间豪华套间里,淡淡的蓝色烟雾缭绕翻腾不定,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老板模样的人目光阴沉的看着面前两个恭谨的汉子,“再给你们一个月得时间,要是再找不到人,换我的人来找。”

面前的两个汉子带着一些中亚人的外貌特征,其中为首的听得他这样说,慢慢的抬起头,“这违反我们的协定!一个月之内找不到人,我们自然会给你一个交待,如果你的人加入行动,我们将退出。”

金丝眼镜满脸的讽刺之色,“大名鼎鼎的狼王组织,就怕了内地的那些小毛孩子兵?”

那汉子神情没有什么波动,也没理金丝眼镜的讥讽,“我们这帮弟兄,劳各位老板看得起,有那么点小口碑,却是没有本事在内地横行,马老板如果不满,可以找别人。”

“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们的好消息。”马老板知道这些人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也只得按捺住心思。

看着两个狼王的人上车离开,金丝眼镜放下窗帘,对守在旁边的人说;“明斯那里有没有消息?”

“明斯那里花费了一些本钱,查出一点线索。”

“哦!”

“当时动手的不是边防,是一个代号为‘蛇尾’的特遣精锐,据他估计,那个地图应该还在那个人手中。”

金丝眼镜眼神一闪,“估计?”

“明斯那里很难查的下去,就这些消息,也已经引起了中国国安的反追查。”

金丝眼镜,“叫明斯赶紧离境。”

那人点点头,“老大,根据推测,那个地图有九成在‘蛇尾’手中,他们的规矩,不会要求连这种小东西也上缴的,何况那地图是雕刻在和阗玉之中,物件小,价值并不大,‘蛇尾’留下来作纪念的可能性很大。”

金丝眼镜,“先别轻易惊动这个‘蛇尾’,找到人先通知我。”心里却是寻思,打算从另外一个去获得信息。这要是不行,这个珍贵的情报还是得赶紧出手,自己现在虽然迫切需要资金来稳定在组织内的地位,在中国也是不能冒险的。

转过年,佘骏也就28岁了,杨大婶笑了几次给他介绍个对象,佘骏感觉压力挺大的,也有一点期盼,有一点点兴奋。

时间很快就到了3月份,佘骏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觉得精力有点过于旺盛又无所事事,心里便期盼着找个好女孩成个家,于是便在找工作之余,满怀希望的期待自己春天到来。为这事,他还悄悄的在婚介所登记了,只是几次见面的女孩子都谈不来,让他兴奋之后又挺沮丧的。

3月下旬,佘骏在一家烟酒百货批发部做个司机兼送货员,暂时混着日子。

28号,佘骏送完货回家,打开大门就是一怔,‘进贼了’?一楼简单的几件家具没有异样,但是往卫生间的门原是打开的,现在关上了。

随手拿起一个板子(扳钳),站在原地静心听了听,也没听到什么动静,运了运硬气功,只觉得全身肌肉一阵酸软,好几个月不练了,四肢都有点不听话了。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低喝一声,“谁?”

屋里、楼上静悄悄的,佘骏想着小偷肯定跑了,轻步在楼上楼下查看一番,小偷果然跑了。上到三楼,佘骏不由得感慨,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战斗直觉都消褪得差不多了。也没有多在意,毕竟以后是过正常日子了,更没有想着要去训练一段时间,恢复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好容易慢慢的正常了,佘骏不想继续过那总午夜惊梦的日子。

扔下板子,佘骏整理好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屋子,就出门去买锁,得换锁了。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正打电话的人跟上了他。

正是晴天的旁晚,虽然天气依旧冷,但是街上还有有点行人的。佘骏买好锁,转回家直接将大门的锁换了。将门关上,一丝不安突然涌上心头,皱着眉头仔细想想,没落下什么事情啊!送货的车子他也交老板那了,看看屋里也没什么异常。

摇摇头,佘骏向厨房走去,今天晚上的饭还没吃呢。

刚走到厨房门前,心中的不安骤然拔升,一声爆喝,右腿已经比思维更快,条件反射的一脚劲蹬,木门破碎,一个矮小的汉子一声闷哼,弓着身子跪倒,这厮手中的电棒正从合金的门锁握把上脱落,佘骏倒吸一口冷气,那电棒的前端还闪着幽幽的蓝光,分明是只要佘骏一扭把手就要着道!

奶·奶·的!等着偷袭!

头也不回的一个后踹,“嘭”的一声,从后面带着风声扑上的一个壮汉直接摔撞在墙上,死活不知。

几声掌声响起,“好身手!”

佘骏慢慢的举起手,面前是个说话明显带着异国口音的眼镜杂碎,身边两个家伙竟然双手持着斯洛伐克Technopol出品的9毫米VMS冲锋枪!妈·的!这是Technopol公司07年才出品的武器,怎么会在这内出现?

“和我打交道的人都叫我马老板。”带着金丝眼镜的家伙掏出一支雪茄,就在佘骏三米前站定开始吞云吐雾。

佘骏冷冷的看着他,厨房里的那个家伙出来检查了一下被他后踹踢中的家伙,朝着马老板摇摇头。

马老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那人走到佘骏后面,一电棒戳在佘骏腰间,一阵针刺般的剧烈痛楚击得佘骏蜷缩在地,浑身剧痛、整个神经彷佛被拉得无比延展,纤细得彷佛要断掉,人却是清醒无比!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